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崩壞傳中
崩壞傳中 連載中

崩壞傳中

來源:google 作者:玉落生蕭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玉落生蕭 端木雲

這是關於三盤棋的故事,三局兩勝中前兩局的故事,一個關於成長的故事...是什麼使對抗終焉之時的陣容達到史上最強是什麼竟會讓所有人在終焉完結時潸然落淚是什麼使十二英桀對凱文進行正義的圍毆是什麼竟讓洛天依帶領v家將每首歌的感動傳遍崩三世界是什麼使神州成為崩三世界最繁盛之地是什麼會讓御三家變成五人眾是什麼使崩三世界有了兩艘休伯利安,大小包菜同台共舞是什麼竟讓崩三世界四足鼎立是什麼使樹成為最大的艦倀是什麼遊戲讓所有人失聲痛哭,體驗肝遊戲的痛並快樂是什麼在算計天上之人,讓星門開起後所有人起舞,使聖方舟都被打沉三尺是什麼,是什麼!讓崩三世界成為對所有艦長來說的理想結局(廣意,看劇情的艦長)展開

《崩壞傳中》章節試讀:

這是一個畸形的世界,世界在每個人出生時給予他們一個天賦。

而類似於小學,中學這些則是國家機構為了發現,挖掘並針對性強化每個人的天賦而設立。

中學分初中與高中,以高中評級為主,初中評分為輔將每個人進行二次評級。最終根據天賦等級的不同,每個人會被劃分到不同的大學學習對應天賦的應用技巧、實際操作能力等。

畢業後可以選擇進修或者註冊國創AI,國創AI會自主將其天賦信息推送到需要他能力的工作單位,盡量做到人盡其才。

「從理性的角度分析,這很公平卻不合理,不是嗎?」

「……」

「很多人甚至只會自己天賦有關的技能,失去工作後連怎樣生活都不知道,沒有長遠的自主意識,堪比封建時期的奴隸。」

「……」

「天賦無關的事情就交給機械人或其他人做,卻又過着主人般的生活。很可笑不是嗎?」

「……」

「『0』別說了,前輩們的離去對他打擊太大了。」清翠如百靈鳥般的女音響起阻止了另一個人繼續話。

「還有『源』你要振作起來,前輩們已經完成了他們的夙願,你還要繼續帶領我們前進,這是你的責任和使命!」

女聲結束後依然是一片沉寂。

「『1』你看看他這個樣子,是什麼也聽不進去了!我們也有我們的任務,天災來臨之前,他的職位就由我來擔著,我不信,以我們的能力還離不開他了!讓他回去休息吧。」

「唉,好吧!但願他能自己想通。」

光陰兜兜轉轉,不知幾時。

「醫生,我手臂的東西真的沒有問題嗎?」一個20出頭的青年拉開他右手邊的衣袖。

露出的不是一片潔白的皮膚,竟然是12個形態各異,泛着微光的刻印。

「尊敬的端木雲先生,最先進儀器的結果您自己不也看了嗎?」身着白大褂的光頭醫生,雖被戲稱聰明絕頂,但卻是全國最頂尖的醫生之一。

此時他正一臉無奈的看着端木雲。

「我換個問題,為什麼我看到這些就會感到一陣恍惚,甚至神經會傳來刺痛感,有結果了嗎?」端木雲晃了晃右手,上面泛着微光的刻印引人注目。

「這是精神科的報告,您先看一下。」光頭醫生從抽屜中抽出一份報告遞給端木雲。

待端木雲看完之後,光頭醫生也順勢解釋。

「您確診為選擇性失憶症,是腦部受激過強的自我保護功能。」

他停頓了一下,讓端木雲有接受信息的時間。

「我的建議是您別再去思考令人痛苦的人事物,這會對您的身體造成巨大負擔。」

之後他又似感慨般「回去過普通人的生活吧!別再強迫自己了,再這樣下去您的大腦出於自我保護,可能會有患精神分裂症的風險,到時候您還是不是您一切都無法預料了。」

聽到他這話,端木雲身體一頓,深深看了一眼他後便走了,因為自己隱約記得自己可能是某個組織的首領。

但,他的潛意識告訴自己,現在還不是接觸這些的時候。

關門聲響起,光頭醫生再次嘆了口氣。

「希望您快點恢復過來吧!現在時間已經不多了...」

說著他向終端用密語向某個群中發送了消息,除了剛才的事情外還有一份報告。

「首領的病情更加嚴重了。另外,最近送過來的小型生物,目前只限於小型昆蟲類,經實驗已經確認,可從其身上提取到一種理論上無所不能的能量。凝聚成液態之後,一小滴轉化為能量就能供一個普通人家一年的消耗。」

「但其具有可怕的侵蝕性,可將生物變成更加可怕的怪物。我用小型昆蟲和小白鼠經過實驗已經確定該能量會將碳基生物轉化為硅基生物。」

「我本欲稱其為上帝能量,但查閱了一點資料後,我有了一個驚天的發現。」

「之後我實驗中給小白鼠注射了更多這種能量,其身體表面出現白色皮層,經過證實其成分為硅,這種能量和崩壞能在資料中侵蝕生物的現象一模一樣。」

「毫無疑問這種能量就是崩壞能,我們可以依據的資料是來自一家遊戲公司——米忽悠。」

「通過調查米忽悠公司的遊戲後,這遊戲中的劇情很可能就是其他世界真實發生的事情,通過某種映射成為了其公司的靈感,被製作成遊戲。」

「這些資料,建議兩位副領導仔細閱讀,這可能成為我們之後對抗崩壞重要的情報。」

「我們的世界可能只是虛樹上的一片葉子或枝條,亦或是量子之海中的一個世界泡,現在我們將迎來崩壞對文明的考驗。」

「我建議重視量子學的研究。」

……

11月x日 晴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認真的分析一個遊戲,似乎有種責任感驅使我去分析它。

最初的時候,我電話顯示好友的來電,我忘了他是誰,這樣很不禮貌。

但他給我推薦了崩壞三這遊戲,說這是有美少女貼貼,非常感染人,積極向上,經常給玩家發糖,甜出一臉血的良心製作,哈哈...

失態了,雖然有種責任感,讓我去分析這遊戲和劇情。

但她們真的給了我很多感觸,看見她們經歷悲傷,忍不住有種想去做些什麼的衝動。

但她們的成長卻離不開這些悲傷,我也不忍破壞。

然而這並不是那個損友和編劇樂於損人的理由!要是讓我想起這損友是誰,哼哼哼...

不談這些事兒了,寫這篇日記主要是為了記下一些東西。

現在的我還能記住多少東西?我似乎會很多東西,我統計了一下,我在廚藝,音樂,武術,機械,藝術,計算機,繪畫和科學研究等這些上面莫名的有很深的造詣。

這已經不是我這個年齡所能達到的層次,我甚至記不起怎樣學到的。

但我用的它們時,它們便會自主的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彷彿也會進入種奇妙的狀態。

但每次用到這些,心中不由產生一些悲楚,這是為什麼?

算了,說些好事兒吧。

前些天醫生說我另一個人格已經沒有出現的現象了。

有點兒小傷心,畢竟是另一個我,而且手臂上那12個刻印也不會帶來刺痛感了。

記憶相對於剛失去人格那時,已經回來了很多。

現在想起來還心有餘悸。那時我像一個新生的嬰兒一樣,什麼都記不起來,還好當時是躺着一直沒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可能是記憶恢復的原因,最近頭總是有點兒痛,上一次可是差一點就昏倒了,還好當時我在沙發上。

托那次的福,我記起我的生日快要到了。

「叮」廚房傳來一聲脆響,端木雲放下手中的筆,準備起身去廚房,接着製作自己的蛋糕。

才站起身來,神經深處送來了疼痛大禮包。

「嘶!這滋味竟如此帶勁...」端木雲身體一軟不受控制地倒下去,這時候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楊玉蕭是誰...」

就在巨大的疼痛將端木雲淹沒時,一個光球憑空出現,沒入了他的身體中。

無根之風吹起,紙片飛舞,待一切沉澱下來,地上早已沒有了端木雲的蹤影。

與此同時,一處神秘的空間中,一個身影自顧自地下着棋。

祂被氤氳籠罩着,披着一件灰色斗篷,無從窺視祂的容貌。

正在落子的祂,手一頓,抬頭望向的不遠處。

一個身影逐漸凝實,最後突破了某種限制,將自身完全在這邊空間中顯現出來。

他是個紅髮少年,面容姣好,身着一身白色艦長制服,身軀欣長。(沒找到官方對艦長的描寫)

祂就這麼看着來訪者,來訪者好像看不出這怪異的氛圍一般,微笑着來到他對面坐下。

「我來下棋,無怪我打擾了你您的雅興吧!」

祂一揮手一盤新棋盤出現在他們中間。

「三局兩勝。」

「我們三局兩勝。」

兩者同時說出意思相同的話,來訪者皺着眉,剛剛對方的一句話產生的信息量大大超過他的預估。

不對呀!從米忽悠得到的信息不會出錯吧?自己可不是人。

那種高位格的信息,轉化為自己所理解的信息,連自己接受了也會感到頭痛,按理來說頂多會感到癢,位格相差太大,有些奇怪,而且他竟然讀到我的想法?!

可自己通過從米忽悠那裡找到的信息來到這片空間,就已經證明這些信息是沒有問題的。

那麼有問題的只能是...

來訪者略微思考了下,將目光再次投向對面。

「你不是崩壞神?!」

「我是樹。」

兩者再次同時說出話來。來訪者確定對方能讀自己心的同時十分震驚,連忙想起身道歉。

可剛起身時,憑空出現一股未知的力量,他制止在原地。

「沒有哪個父母會責罰自己的孩子。」

祂的聲音從來訪者心底響起,平定了他情緒的波動。

「抱歉!是我孟浪了。不過,您都是我父母了,那我先下兩顆棋子,行不行?」

樹搖了搖頭。「有違規矩,但只許這一次。」

來訪者拿出兩顆旗放在了棋盤上。

……

同時,一輛火車裡,端木雲睜開雙眼,揉了揉頭。

「這頭痛真要命!希望不要有下一次了。」

周圍火車路過鐵軌聲音傳來,這才驚醒了端木雲。

連忙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這是在一個火車車廂裏面,他的對面正躺着一名少女,他打量了一下。

穿着千羽學園的校服,但是自顧自地在身上加上了大衣、鎖鏈、繃帶等裝飾,看上去有點兒中二,將紫色的長髮紮成側馬尾,留了相當長的挑染,帶着各種十字架樣式的髮飾和裝飾。

也許是察覺到有人盯着,她微微皺眉,蘇醒過來。

似乎察覺有人在看自己,撐起身子頭一偏,兩人的視線瞬間對上。

端木雲對她點點頭,便收回了目光。他總覺得這少女很眼熟。

就在端木雲苦思冥想時,少女揉着發痛的頭時,車廂門打開。

一個...呃,一隻吼姆走了進來。

「嘖嘖,這年頭還有人cos吼姆!?真是活久見,別說還挺像。」就在端木雲揣測其品味獨特時。

「唔...我到底是怎麼了……」那少女發出了聲音。

那隻吼姆的注意力也被吸引過去「這位客人您醒了,看來記憶似乎遭到損傷,請問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么?」

「頭好痛,感覺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少女揉着頭,說話似乎有點兒艱難。

「明白了,身體檢查無外部損傷,推測可能為神經創傷,本癥狀將作為後續觀察參考的對象進行記錄。」

「你是?」少女終於緩過來一些,提出了端木雲也想問的問題。

「我是【引路人】,製造批號:HM160304012Ein,本列車六號車廂列車員,負責護送你們回家。」

「回家……」少女低下頭呢喃着。少女正想接着問時。

吼姆機械人轉過身來對端木雲詢問道:「這位先生呢?」

可把端木雲感動壞了,看着你們兩人對話的場景,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否有點兒多餘。

「啊!噢,我也感覺忘了什麼東西。」端木雲沒有說謊,他一直感覺自己忘了很多重要的東西。

例如,端木雲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自己的右臂。

而且,在未知的環境中隱藏自己的信息,這是作為一個正常人應該具有的警惕。

「暫時列為相同癥狀,以作為後續參考觀察的對象進行記錄。」吼姆機械人先是回應一下他,轉而問道。

「這位先生,您是怎麼登上本道列車的?數據庫中並沒有您的信息。」

端木雲感到怪異,自己身份證之類的東西可是十分齊全的。你要是亂說,小心我告你誹謗。

當然也就心中想想,於是他如實說道:「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那吼姆機械人回道:「沒有檢測到說謊行為,請您告訴我您的姓名,我幫您進行登記。」

「端木雲。」只是一個名字而已,自己沒親沒故的,別人拿去也騙不了錢,端木雲這樣想着。

「登記完成。」吼姆機械人又看向另一邊的少女「這位女士,您是否還記得您的姓名?」

「嗯...蓬萊寺·九霄」九霄想了一會兒,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端木雲心中不免嘀咕「這區別待遇也太明顯了吧!我也抗議!不過,蓬萊寺·九霄好耳熟啊,好像在哪裡看到過。」

就在端木雲思維又快要發散時。

「轟隆!」

【警報!本列車遭到崩壞生物襲擊,請各位保持冷靜,遵循列車工作人員進行疏散。】

「轟!」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面對闖進來的崩壞獸,九霄直接大叫出來,端木雲則是愣住了。

眼中那些生物,他在熟悉不過。「崩壞獸...」

「不好了!不好了!客人請往這邊撤離。」吼姆機械人的叫喊聲驚醒了端木雲。

「糟糕!糟糕!請求援助,請求援助~」聽着它的聲音,看了眼還在努力奔逃的九霄。

端木雲不知自己現在是什麼狀態,這玄之又玄的感覺「如果這是末世的話,總有人要為新生埋下種子。」

這句話憑空浮現在他腦海之中,右手臂上光芒一閃,一根鐵棍憑空出現在端木雲手中。

以自己的武術功底,拖個十來分鐘還是沒問題的,撇了眼九霄。

「新生的種子啊!在未來帶着我們的期盼去成長為參天大樹吧!」

此情此景,端木雲的身體下意識說出了這句話,九霄似有所感,回頭看了眼,之後就停下了腳步。

義無反顧的沖了過來,「正義感很強嘛!」

端木雲感慨了一句,鐵棍在其手中揮舞的虎虎生威。

九霄還未過來,前方的路,便被端木雲打過來的座椅擋住了。

「沒想到,我居然也有【犧牲(Sacrifice)】這種精神,倒不如說是【友善】吧!呵呵。」

正當端木雲準備迎接崩壞獸時。

「轟!」巨響從身後轉來,端木雲還沒來得及轉身,一到急切的怒吼聲就傳來。

「你是想讓我眼睜睜生命就在我眼前流逝嗎?!」

之後,端木雲就感到身邊多了一個人,撇眼望去,可不正是九霄嗎。

她拖着一把重劍站在了自己身邊,很難想像她一個女孩子竟能舞動這種巨劍。

九霄剛好也撇眼看着端木雲,兩人眼神對上。

「等會兒再找你算賬!」九霄惡狠狠的說道。

「那就...」端木雲嘴角掀起一絲弧度「一起上吧!」

崩壞世界,這是我向你掀起的第一戰!這種光景深深地刻入他的記憶之中。

「試問,你就是我的master嗎?Servant Saber,遵從召喚而來。」刻入DNA的聲音在端木雲腦海中想起。

一個略顯虛幻的身影站在他們身前,在兩人驚訝的目光中,揮舞着無形之劍。

狂風刮過,兩人捂着眼,再次放下手,入目的是一片狼藉,以及那手持金色長劍,絕美的金髮少女。

「此後,吾之劍與汝同在,汝之命運與吾共存,於此,契約完成。」

……

「我的身體中,誕生了另外一個人格。他婉如初生的嬰兒一般,如此純潔無瑕,可惜誕生在光棍節。」

「我高中時期就遇見了足以改變我命運的12個人。他們也確實改變了我的命運。」

「他們有一個夙願,那便是希望我能夠超越他們,去完成他們所未完成的旅途——在崩壞來臨之時,儘可能的救下這個世界上更多的人,至少要保住華夏。」

「他們說在選中我來做這個人選,是他們這一生所做過最自私的事情,在最後的虛擬投影中請求我的原諒。」

「然而,我配嗎?為了還特色社會主義一個相對完好的環境,以為(四聲)之後華夏能夠更順利的度過崩壞的考驗打下堅實基礎。」

「在他們的指導下,我竟然會犯下那麼多的過錯,說是我親手埋葬了他們,也不為過,還要我來繼承這團薪火。我不配!」

「我將創造一個可以讓我來贖罪的精神世界。而外面離不開我,就讓另一個我去努力獲得這12個聖痕的承認。這也是我受他們教導以來做過的最自私的事情。」

「我會一點一點篩選出對他有用的記憶,送出去。希望他不會怪我吧!」

一名青年轉過身去,其身材欣長,容貌異常的英俊,雙目有神,剛好及肩的純黑色長髮,在他的走動下微微飄舞。

他向黑色的空間深處走去,那裡有一個大殿,除了低調奢華以外,亮眼的只有那12根玉柱。

但那並不是裝飾品,而是12個墳墓,每根玉柱上沒有刻上人名,它們上面分別刻有兩個字。

它們高度濃縮了它們所代表人的一生和精神,這就是對他們最高的榮耀了。

青年來到殿堂**跪了下去「噗通!」

「就由我來懺悔吧!」

「另一個我,去見證這世界的美好,去繼承這12位英桀未完成的旅途,得到,代表他們精神的聖痕的承認!」

「你的成長,需要去做到他們12位最想做,卻未能做到的事...」

殿堂上,12個玉柱似有所感,微光閃爍,光芒溫柔的撒向中間那跪着的人,似乎在安慰着他,可越是這樣他的心就越痛...

玉柱上二十四個字光芒閃耀(二十四字真言,每個玉柱上一個,被審核了~T_T~)

講解:本章介紹了主角原本所處的世界是虛樹或量子之海中的一片葉子或枝幹、世界泡。

但不知是什麼原因這個世界的崩壞考驗到現代才開始,更離譜的是,這世界竟然有與崩壞相關的消息,那就是崩壞3、崩壞學園2和米忽悠公司。

作者提前給你們說,主角原世界老一輩的人提前發現了異常,華夏這邊是最早確認該異常是名為崩壞的災害的(誰讓米忽悠公司在我們中國)。

華夏當時並不太平,而是暗流涌動,方案被提出來後,讓華夏在崩壞來臨之前社會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壤外必先安內),於是最大的後手「混沌」組織出現,它由全國十二個領域中最傑出的12位人領導。

但他們都知道這是一場必死的戰鬥,於是他們在全國內尋找符合自己的繼承人。

其中最不可思議的是科學領域的那花甲老人,竟然選了一個沒有天賦的人做自己的繼承者,要知道全國範圍內那麼多項級天賦的他都不迭。(那世界就多了個每個人出生都會帶在天賦,需要後期尋找確定天賦等級、可運用到哪些技能領域做出貢獻,所以說那時的華夏有多亂各位可以想一下。)

P3:世界給予人的天賦只是生活技能類,不會太高大上(除了一個人,但可惜不是主角)

主角楊玉蕭便是那個無天賦之人(最終檢測基因庫對比得出的結果),可以說千年難得一遇了…

最終結果是楊玉蕭在各位前輩和夥伴的幫助下,一步步得到各位前輩的認可,成為他們眼中「完美之人」的故事。

十二位前輩也如他們所意料那般,一位位在這「安內」的暗流中死去。

國家安定了(相對)十二個領域頂尖人物和八位他們的繼承人,及他們的父母和…

楊玉蕭的父母,還有那無數個默默為此付出的人換走了國內七個領域最大的頭子【 傲慢(Pride) 嫉妒(Envy) 憤怒(Wrath)懶惰(Sloth) 貪婪(Greed) 暴食(Gluttony)淫慾(Lust)】,及他們的手下。

愛國(姬氏)、公正(姜氏)、民主(嬴氏)、文明(曹氏)、自由(風氏)、平等(孔氏)

富強(隗氏)、誠信(允氏)、友善(祁氏)、敬業(子氏)、和諧(壇氏)

楊玉蕭對十二位有愧,十二位對楊玉蕭也有愧,於是楊玉蕭在他們提準備好的裝置中見到了他們的留影,他們告訴楊玉蕭世界的真相,讓他成為「混沌」的首領,並交給他凝結科技與他們畢生信念而誕生的十二道聖痕作為彌補。

可早已視他們為親人的楊玉蕭無法彌補他們,在內心中的煎熬下,他的意識在聖痕融合期間誕生了另一個自己。

他如嬰兒般純潔什麼都不知道,於是楊玉蕭決定為了彌補他們第一次任性,給另一個他改性母氏端木,後取一個雲字,希望另一個他德行如楊樹般端正(特指《白楊禮讚》),又能如雲般溫柔…

《崩壞傳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