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成虐文女主,團寵小師妹她一心修仙
穿成虐文女主,團寵小師妹她一心修仙 連載中

穿成虐文女主,團寵小師妹她一心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顧七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離淵 奇幻玄幻 顧汐

一睜眼,她竟成了虐文中的女主,純純的戀愛腦,不管男主如何虐她,她都始終相信男主,最後還為了幫助男主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然後大結局強行he看着劇本的她一皺眉——去他媽的虐文女主,她獨自美麗不香嗎?拜師門,入仙宗,和師兄們一起研習功法,一支穿雲箭,一把二胡,能打能回血,直接震驚全宗門!兔爸:「乖女兒,這丹藥都給你吃」師兄們:「誰欺負她,就相當於和我們整個宗門作對!」護短師尊:「趁我閉關欺負我小徒弟,這關不閉了,今晚必下山,滅族!」她擦了擦筆尖,若無其事:真好,成團寵了呢!某個被遺忘掉的虐文男主跪地:「乖,再回頭看我一眼可好?」展開

《穿成虐文女主,團寵小師妹她一心修仙》章節試讀:

「開玩笑,既然我穿來了,那麼…!我就要做一個能打又能奶的毒奶!」

顧汐伸出了右手,心神微念,手腕上便出現一個紅色的手鐲,那手鐲上還有一朵紫色的小花。

她出生在九幽大陸是以強為尊的修鍊大陸,只不過現在最強的不是她外婆便是她父親娘親還有他干爺爺們,至於外公師伯們,都是愛闖禍被娘親罵的。

這手鐲便是她父親給她做的空間手鐲,裏面放着她從小到大收到的禮物。

她從裏面摸了半天,掏出來一把劍,然後又掏出來一本白家劍譜。

不過她並沒有急着練,反而嘗試着引氣入體。

難,比她想像中的還要難。

引氣入體不難,可是原身的身體很難吸收那些靈氣,只能一點點像是便秘的吸收着靈氣,稀稀拉拉的。

越難她越有志氣。

接下來幾天還鎖在了房間里,熟練的引氣入體能控制體內的靈氣後。

她這才出門去散心。

望月宗與天劍門不同,天劍門弟子多,整個宗門豪華又壯觀,而望月宗更像是世外桃源。

有花有草有動物,到處可見的兔子就連打掃、除草、澆花的都是兔子。

還有兩隻一米高的大兔子。

顧汐看着那高大的兔子心裏只有一個想法。

這麼大又強壯的兔子,它打我一拳,我得趴下吧。

顧汐逛了半天,想着去找美人兔爹,卻發現美人兔爹不在宗門裡,就連那日見到的幾位老一輩都不在,而幾位師兄在煉丹,顧汐也就沒去打擾他們。

回了房裡睡了一會。

等到夜裡,她從院子里翻了出去,去瞭望月宗的後山山峰最高處,那裡空地大,而且也不會吵到人。

夜越發的深了,今夜是月半,月亮又亮又圓,像一個大圓盤高高的掛在天空上,那光灑落大地,像是為大地渡上了一層薄紗。

顧汐打開了白家劍譜。

白家格言:打不過就罵,罵不過就跑,跑不過就糊他一臉屎,畢竟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吃什麼都不能吃虧!

顧汐:「……」

她默默的翻開了第二頁,這才開始練着。

強者為尊的道理不管在哪裡都通用,之前有人護着她,她可以隨心所欲;在這裡她想護着別人,只能變強變強變強再變強!

「不過,這身體太虛了…」

不過練了半個時辰,顧汐就感覺整個人虛脫了一般,她坐在地上將氣順了後,這才盤膝坐在草地上運氣修鍊着。

那皎潔的月光沐浴在她身上,顧汐只感覺全身上下都很舒服。

甚至讓她不自覺的睜開了雙眼抬頭望着那個圓月。

月亮很圓像個大圓盤般,看着看着她感覺月亮越來越大,不,應該是是她變小了,她整個人縮小了,剛才盤膝坐着的草地,現在那草快要長到她頭頂上去了。

「卧槽…我不會修鍊得走火入魔了吧!」

顧汐整個人慌了,連忙回去,想着找人問問怎麼回事,她不記得她練習的劍譜會讓人變小啊,所以一定是她身體出問題了。

顧汐蹦蹦跳跳的朝着山下跑去。

只是自己變小了,看不清路了,迷路就算了,她還碰到了一頭狼。

一頭比她高大幾十倍的灰狼,她仰着望去,在月光下能看見灰狼它那雙泛着青光的眼睛,還有它那尖銳的獠牙,泛着銀光。

想當年什麼野狼野豬肉她沒吃過,現在被吃的變成是她,這…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大兄弟,我們有話好好說…」

顧汐打算跟它說說道理,可她剛開口,那灰狼就張着嘴朝她咬來。

「卧槽,你這頭狼一點武德也不講啊!」

顧汐往前翻滾,避開了那鋒利的獠牙,灰狼嗷嗚了一聲又朝着她撲來,一點狼性都不講,她只能百米衝刺着,只是…身體又小腿又短,沒跑兩步,整個人摔倒然後咕嚕咕嚕往下滾去。

她想剎車都剎不住。

身體徹底不受控制,只能往下坡下滾去,而且她身體輕盈,滾着滾着就飛出去呈現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線—–

她只感覺兩眼發昏,頭腦空白,甚至有種懷孕的感覺。

就在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她撞到了一個東西上終於這才停了下來。

「再不暈我就要吐了,我外公御劍飛行都沒這麼不靠譜。」

顧汐罵罵咧咧着,想要爬起來,可是手腳蹭蹭蹭了半天都不為所動,反而一道好聽的聲音傳來,「小兔子,別亂動。」

小兔子?

誰——?

她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看見的是一層薄紗,那薄紗被水濕透,將裏面細緻如美瓷的肌膚顯露了出來,看着極具誘惑力。

顧汐怔了下,下意識的伸出手戳了下。

這一戳,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伸出的手不是手,反而是一隻白嫩可愛毛茸茸的爪子。

顧汐:??!!

「你這小兔子,怎麼這般色?」

那如空谷幽澗的聲音帶着幾分笑意,緊接着一隻修長好看的手伸了過來,大掌握着她半個身子將她給抱了起來。

眼前視線頓時廣闊了起來,她看清了她此刻的處境。

這是在一個深潭中,周圍是水湧起來形成的水牆,在月色下映出波光粼粼,水牆中一位十八九歲的少年盤膝而坐。

他穿着一身水藍色的衣袍,墨發用白色的絲帶束了起來,露出了那張動魄驚心的臉。

唇若桃花,膚如霜雪,尤其是那雙的丹鳳眼眉眼上挑眉眼帶着魅色,宛如妖孽。

顧汐怔怔的望着少年,而後想到什麼般,緩緩低頭,落在他那被水沾濕的衣衫上,最後目光落在他的胸前。

他的白衣沾濕,緊貼着肌膚,那完美的身材也一露無疑。

所以她剛才伸出爪子摸的是人家的胸……?

《穿成虐文女主,團寵小師妹她一心修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