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
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 連載中

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西湖第一劍仙 分類:歷史

標籤: 歷史 張山峰 西湖第一劍仙

後世第一道士張三丰發現末法時代真相!逆行光陰長河!回到了大秦祖龍時代!沒想到,在武當山裡早已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伴!道士下山!與祖龍將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祖龍:國師,從今天起,我命由我不由天!扶蘇:老師,這案件太過離奇,彷彿惡鬼殺人奪命一般!張山峰:小小詛咒之術,怎敢班門弄斧!(爽文人設道士秦時明月)展開

《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章節試讀:

船行了一段時間,天色徹底暗了下來。

只有微弱的月光照在水面之上。

周圍一片幽深黑暗,已經沒有了其他船隻。

李察感覺這個時間地點已為上佳,拍了拍船夫的肩膀。

船夫瞬間停止了划船,站在李察一側。

「嗯?我們不靠近花船嗎?」

張山峰也察覺到了異樣,假裝不解地問道。

同時在他的道袍之中捏住了一張符紙。

不是吧!不是吧!

道爺怎麼是厄運纏身體質。

一個二個的沒完沒了了!他M的!

李察依然沉默不語,只是冷冷的盯着張山峰。

「李兄?」

張山峰皺起眉頭。

突然,水面衝出數個水柱!

數十名黑衣人從水中暴起,衝上小船!

「唉!」

張山峰搖了搖頭,略微退後一步!

手中已將符咒捏緊!

我只想做一個好人,我曾勸過你們不要這般,可惜你們不聽。

那些人沉默不語,直接衝著張山峰而來!

「小心別傷到了。」

沉默的李察開口。

「何必找死?」

張山峰突然淡淡的笑出了聲。

他現在真正的確定了。

眼前的這些人,唯有一些橫練功夫。

這點武力值。

他還不放在眼裡。

「哈哈哈,小子,被嚇瘋了嗎?你放心,我們不會傷你分毫,我把你賣到咸陽去,服侍好張大人,可比你現在的生活還要富貴。」

李察冷笑道。

「賣?」

張山峰明白了李察的意圖,居然是要賣了自己。

瞬間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一陣惡寒。

太過噁心,不敢想像。

「哼!你明白得太晚了!」

說話間,劉瘸子一行人已衝到了張山峰的面前!

張山峰揮手甩出大片符咒!

只聽轟轟轟幾聲巨響!

水面瞬間炸開!

小船也被炸的四分五裂。

那群黑衣人皆是一臉震驚,全部落入水中!

「這……這是……」

李察同樣落水,一臉懵逼的看着張山峰,一句話也說不出!

只感覺夜晚的河水冰寒刺骨。

如同鋼針一般,瘋狂的刺入他的體內。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人畜無害的小道士有如此武功。

這哪裡是出門漲漲見識。

這簡直就是猛龍過江。

李察心中悲憤交加。

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

「張兄,饒我一命,我上有老,下有小,出來幹壞事也是逼不得已啊!」

張山峰本人穩穩立於水面之上。

聽着李察可笑的言論。

腦海之中又湧現出一則道術。

道門八大神咒之一,金光咒!!!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

「……」

「三界侍衛,五帝司迎。」

「萬神朝禮,役使雷霆。」

「鬼妖喪膽,精怪亡形。」

「內有霹靂,雷神隱名。」

「金光速現,覆護吾身。」

張山峰仿若口含天憲,在輕聲念出金光咒的口訣之後。

渾身金光大作,如天神下凡一般。

衣袂翻飛之間,滴水不沾!

張山峰金色眼瞳淡淡的撇了李察一眼:「晚了。」

此等惡人,不可放過,殺之當有大功德加身。

嘣!

轟轟轟幾聲巨響!

水面炸開無數道水柱!

一瞬間周遭的水面都變成了金色。

而李察等人連同小船已然飛灰湮滅。

死道友而不是貧道!

道爺只想做一個好人。

儘管這裡已經是偏遠而渺無人煙。

但是如此巨大的聲響和亮光。

瞬間吸引了河面之上和河岸上,所有人的注意力。

這空前的盛況為之一滯,越來越安靜,隨後變得鴉雀無聲。

「你們看,那邊有個人從水面上飛過來了!」

嘩!

一聲道驚呼聲,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人群瞬間炸開了鍋。

難道剛剛動靜就是這個小道士弄出來的嗎?

岸邊,一隊士兵的保護之下。

有一身着華貴黑袍,背負雙手。

朝張山峰看去。

眼神之中滿是興奮,光芒閃現。

張山峰上岸之後,微微鬆了口氣。

一身道袍隨晚風輕輕搖曳。

好不瀟洒。

圍觀者忍不住說一句:「這小道士好俊啊!」

「居然是他!」白日里那個狗眼看人低的姑娘和她的好姐姐也在人群中。

兩人滿臉震驚,嘴巴張大得可以塞下一個雞蛋。

對視一眼,不知是何心情。

憑他們的姿色都上不了花船,怎麼有信心看不起道爺的呢?

可笑可笑。

「小道士……大師!您乃奇人也!今日大師可是在我家客棧用的午膳!」

有間客棧的掌柜也在人群之中突然出聲。

彷彿與有榮焉一般,滿臉的自豪。

人群之中的氣氛也瞬間飆升至**。

張山峰看了那個店掌柜一眼。

並沒有想要理會他的想法。

正欲離開,一隊士兵突然破開了人群,來到了張山峰面前。

來人正是那個華貴黑袍男子。

「道兄,你能在水面上行走?」

張山峰一愣:「這是借了避水符貼在鞋底,只是一個簡單的符咒罷了。」

「符咒?竟是如此……」

那人摸了摸鬍鬚,微微點頭。

「若無他事,我便先離去了。」

經歷過這些謀財害命的事情後,張山峰對前來搭話的人都有了一絲警惕。

「哦,忘了自我介紹。」那人從懷中取出一竹篾,竹篾上刻有身份住址等信息,「我是本地郡丞,名為劉顯陽。」

張山峰看着那竹篾,喃喃自語:「原來這就是照身。」

劉顯陽訝然:「你沒有照身嗎?」

「是,我從山上來的。」

「原來是山中奇人……」

劉顯陽眼前一亮。

若能將此人送入咸陽,說不定能得到陛下嘉獎!

當即一把拉住張山峰的袖子:「道兄,近來陛下正廣收奇人異士,你有這一番本事,何不去咸陽試試,定能得到陛下賞識!」

陛下!始皇帝!

張山峰聽了這話,頓時感覺得來全不費功夫!

難道這就要和祖龍見面了嗎?

但,還不能確定此人是否騙自己。

眼見張山峰仍有懷疑,劉顯陽從懷中取出一張絹布。

「那你且看,這是陛下親自簽發的。」

張山峰接過展開,只見上面寫着宮中招攬各界奇人異士的消息。

字體龍飛鳳舞,遒勁有力。

保不準是祖龍親自書寫,當然可能性不是很大。

另有玉璽蓋下的紅色印章。

看着這絹布,張山峰打消了心中的疑慮。

況且師傅說了,二人自有機緣相見,就在不久後。

也許這就是那所謂機緣!

張山峰略微思索以後點了點頭說道:「好,我願隨你去。」

劉顯陽喜不自禁:「我們明日一早便出發!」

「今晚便可出發。」

「好好,我這就找人去備馬車!」

當晚,張山峰便在劉顯陽的安排下,乘坐馬車一路趕往咸陽!

…………

幾日後。

張山峰精神抖擻的從馬車內爬了出來。

掀開窗帘,馬車外雜亂的樹木已變得整齊。

路也平整了很多。

時不時還能看見路過之人。

向前看去,一座巍峨城池佇立。

快到了。

這幾天,他讓劉顯陽為他準備了一些當今大秦天下基本常識的書籍。

他一一觀看之後。

唯有一句屌你老母送給那幾個糟老頭子。

氣的張山峰牙痒痒。

果然糟老頭子,就是壞得很。

與此同時,張山峰還發現了幾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到了城門口,馬車夫出示郡丞的令牌,士兵便直接放行。

一路又來到咸陽宮,張山峰心中感嘆,這便是秦王宮嗎。

處處都散發出極大壓迫感。

下了馬車,有宦官前來迎接。

帶着張山峰,一路走向麒麟殿。

然到了殿上,張山峰有些意外。

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多人。

各地奇人異士皆匯聚此處。

只是抬頭望去。

龍椅空置,不見其影。

本以為終於能見到始皇帝,沒想到還是沒見着。

在最前方,張角表情肅穆。

這便是張山峰發現的有趣的事情之一。

張角正是張山峰的大師兄!

他早於張山峰下山,如今已在大秦任職多年。

乃是大秦唯一的一名准國師。

全天下都知道這個准國師與真國師沒有絲毫區別。

因為嬴政本打算立他為國師,但張角推脫表示自己並非最佳人選。

至於陰陽家,早已是過去式。

在張角的影響之下,嬴政逐漸開始懷疑陰陽家乃是天上仙人的走狗之一。

失去信任,自然也就退出了朝政乃咸陽。

在張角身邊站立的乃是當朝大公子,扶蘇。

扶蘇對張天師拱手行禮,眉眼間帶着憔悴。

祖龍垂危,大量事務瞬間壓倒在他身上。

在這些往常見識不到的地方,扶蘇接觸了無數陰暗面。

壓力陡增之下,他開始懷疑自己內心所堅持的仁愛。

以仁愛治國,真的適合如今的大秦嗎?

他長嘆一口氣,面色沉重。

「張天師,父皇已派人去尋找陰陽家,取長生不老丹,也不知是否有用……」

雖說陰陽家已失去信任,但長生不老葯只有他們宣稱能得,因而嬴政對他們抱了最後一絲希望。

「呵,陰陽家。」張角眼中光芒閃過,「扶蘇公子,可布置妥當?」

顯然,他並不願說太多有關陰陽家的事。

「一切按天師所說,可是這已經是第三批奇人異士了。」

「張天師,父皇病危,又如此大張旗鼓的尋找奇人異士,再持續下去,恐過不了多久,就會引起騷亂!」

扶蘇沉重的點了點頭,同時有些不解的提問道。

雖說父皇叫他無條件信任張角的話,但是他還是有些擔憂。

因為張角並未告訴他,他自己也無法想到,做此事的意義。

張角淡然一笑,朝人群看去。

旋即對扶蘇打了個揖手。

「扶蘇公子,這是最後一次了。」

「因為大秦的國師來了!」

「什麼???」

扶蘇一怔。

然後大驚失色,不明白張角的意思。

只見張角突然消失不見!

移形換影間來到張山峰面前!

咧嘴一笑,傳音說道:小師弟。

..........................................

......................................

《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