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鳳紅鸞雲錦
鳳紅鸞雲錦 連載中

鳳紅鸞雲錦

來源:google 作者:鳳紅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傅斯文 鳳紅鸞 都市小說

「哥……」霍嘉樂一聽,頓時整張臉都垮掉了,明明一百個一千個不願,最後卻還是點了點頭,「是,聽到了」聞言,雲錦終於滿意,然後霸道的摟着鳳紅鸞離去兩人出了門,在穿過庭院中的櫻花樹時,鳳紅鸞用力的掰開了男人的手展開

《鳳紅鸞雲錦》章節試讀:

就在剛剛,當鳳紅鸞與雲錦眼神對視的那一剎那,女人從眼角到眉梢都在閃着光,那模樣是他從未見過的,他突然意識到他真的快要失去她了,或許這已是他最後一次可以挽回的機會了。
聞言,鳳紅鸞怔了半晌,然後發出了一聲嗤笑,「傅斯文,你是腦子進水了嗎?
現在來跟我說這些……」鳳紅鸞本欲直接將傅斯文罵開,眼角餘光卻在這時看到旁邊的牆角露出一片娥黃色裙擺,如果沒記錯,蘇念今天穿的就是一條娥黃色禮服長裙。
所以,這個女人一直都在那裡聽牆角。
果然,一如狗改不了吃屎,蘇念永遠改不了這暗戳戳的陰暗本性。
鳳紅鸞立即一改語調,挑眉道:「你現在來跟我說這些,蘇念怎麼辦?」
想聽是嗎?
那好,給你聽個夠。
「我跟她並沒領證,我隨時可以叫她搬出去。」
傅斯文目光激動的看着鳳紅鸞,趕緊表明自己的態度,因為鳳紅鸞突然軟了態度這樣問他,讓他心頭升起了希望,他甚至覺得他剛剛的話已經打動了鳳紅鸞。
鳳紅鸞不動聲色的繼續道:「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傅斯文猶豫了一下,隨即一咬牙,道:「我可以讓她去打掉,只要你我復婚,我們會有自己的孩子。」
鳳紅鸞呵呵了,抬眸看了一眼那片娥黃色裙擺,它在抖動,可以想見此刻的蘇念怕是已經氣到爆炸。
這,就是搶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的下場。
「一個虛情,一個假意,你們倆個,真是絕配。」
鳳紅鸞搖搖頭,轉身就走。
「歡歡,你還沒有回復我呢,你答應了對嗎?」
傅斯文卻一把抓住鳳紅鸞的手臂,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
鳳紅鸞揮開傅斯文的手,笑的諷刺,「你怕不是忘了,我已經是雲錦的女人,你不是一直有處女情結的嗎?
現在被狗吃了?」
傅斯文一張臉青了白、白了青,然後,他咬牙道:「我可以為你破例,就當你我都出軌了一次,扯平。」
「什麼?」
鳳紅鸞彷彿聽到了全世界最大的笑話,「誰要跟你扯平?
你有病吧?
我跟雲錦,可不是婚內出軌。
你要搞清楚,出軌的從來只是你跟蘇念。」
「算我說錯話了。」
傅斯文趕緊讓步,他真的是已經放下了所有的姿態,「我是認真的,歡歡,回到我身邊吧,我可以不在乎你已經跟別的男人……我真的可以不在乎。」
可他忘了,這個世上有句話叫:遲來的深情比草賤,他現在這副模樣簡直將這句話詮釋的入木三分。
「你不在乎,我在乎。」
鳳紅鸞冷冷的看着男人,「我現在,嫌你臟。」
傅斯文一聽,瞬間臉都給氣扭曲了,「賤人,你他媽的說什麼?
嫌我臟?
你自己能幹凈到哪裡去?
也就只有雲錦那個傻B會相信你跟顧季初沒一腿。
剛剛你還不是還想奔向顧季初嗎?
看着你在兩個男人中間輾轉周旋,搖擺不定,我真的很懷疑你是不是在比較他們,是不是哪個厲害你就選哪個?
這樣的話,其實你也可以試試我的技術,這樣比較起來才有更多的選擇不是!」
這就是傅斯文,當他求而不得時,他立即就會露出他的真面目。
鳳紅鸞氣笑了,她真的永遠都在高估這個男人的道德品質。
求複合,能求的這麼清新脫俗又刻薄惡毒的,大概這個世上只有他傅斯**得到。
「傅斯文,你現在真的無恥之尤。」
鳳紅鸞憤怒的看着男人那張可惡的臉,可轉念一想,又覺得這人又可悲又可憐,「你知道嗎,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原本我還一直有點負罪感,總覺得不告訴你實在有點殘忍。
但就在此刻,我突然覺得一點歉意都沒有了,你該,你真的是活該!」
傅斯文一聽,內心咯吱了一下,「你說的是什麼事,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他熟知鳳紅鸞絕不是無的放矢之人,所以,他突然開始不安起來。
聽到這裡,一直躲在牆角後面的蘇念,瞬間臉色大變,她連忙走了出來。
「斯文,原來你在這裡呀,人家找你好久了。」
蘇念快步走到傅斯文身邊,眼睛卻死死的看着鳳紅鸞,那裏面有憤怒、有懼怕,有恐慌,更有求饒。
因為只有她知道鳳紅鸞所指的是什麼,那是她目前絕不能讓傅斯文知道的秘密。
鳳紅鸞似笑非笑的與蘇念對視,看吧,這就是做了虧心事的下場。
「傅斯文,我只能說,除了蘇念,誰都給不了你孩子。
所以,你們倆這輩子一定要好好在一起,千萬不要分開。」
鳳紅鸞嘲諷的丟下最後一句話,不管傅斯文能不能從中品出什麼,她以後都不打算再提此事。
就讓這對極品,湊合在一起,最好一輩子相互虛情假意、相互折磨猜忌。
那真是再好不過!
鳳紅鸞再不看兩人,她朝着雲錦走去,那裡才是她的心之所向。
近了,更近了,就在鳳紅鸞穿過來來往往的賓客,快要來到雲錦面前之時,突然,一道火辣的身影先一步擋在了她身前,站在了雲錦面前。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鳳紅鸞有過一面之緣的戴娜。
戴娜這個女人不但人美身材好,而且她出身豪門,是有名的世家名媛,她一出現,原本圍在雲錦身邊攀談的人,立即識相的給她讓位。
「莫霆,借一步說話。」
戴娜卻覺得不夠,她要邀雲錦單獨聊。
於是,兩人並肩走去無人的露台。
鳳紅鸞自然不會跟上去,便自己找了一處沙發坐下。
這時,舞池中的顧季初已經唱完了兩曲,都是旋律優美的經典英文歌。
第三首時,音樂的風格突然換了,熟悉的旋律響起,鳳紅鸞驀的抬眸,這首歌……他竟然要唱這首歌。
舞池**,顧季初正目光溫柔的看着她,四目相對,顧季初的聲音更是深情又繾綣——還記得昨天,那個夏天微風吹過的一瞬間,似乎吹翻一切,只剩寂寞肯沉澱如今風依舊在吹,秋天的雨跟隨心中的熱卻不退,彷彿繼續閉着雙眼熟悉的臉,又會浮現在眼前……聽着聽着,鳳紅鸞只覺得整個胸腔都透不過氣了。
何必呢?
何必還要再喝這首歌?
這是她當年最喜歡的歌,亦是當初倆人的定情曲,幾乎承載了兩人相戀兩年的所有的美好與回憶。
現在已接受過專業訓練的顧季初,唱功早已今非昔比,此刻唱出來比當初還要好聽十倍百倍。
別說鳳紅鸞,就是在場的許多女賓客都聽入了迷,如痴如醉,紛紛不受控制的靠近舞池,仰望着聚光燈下那乾淨美好如畫中走出來的男子。
顧季初的目光從始至終都不曾從鳳紅鸞的身上移開過,天簌般的嗓音在整個宴廳的上方盤旋——藍色的思念突然演變成了陽光的夏天空氣中的溫暖不會很遙遠冬天也彷彿不再留戀綠色的思念揮手對我說一聲四季不變不過一季的時間又再回到從前……鳳紅鸞斂着眸,低着頭,她沒有去看顧季初。
說實話,顧季初此刻的行為已經給她造成了困擾,因為他的目光太深情,從始至終只給她一人,已經有很多人都發現了,議論之聲四起。
大家都知道她是雲錦的女伴,所以,即使她美的驚艷全場,但從她入場到現在為止,除了傅斯文,幾乎無人敢上前跟她搭訕,而顧季初的表現,無疑是在挑釁雲錦。
但此刻雲錦並不在,大家瞧在眼裡,紛紛等着看好戲。
也有人已經等不及想要提前吃瓜的,比如趙思思這個能力與野心並存的女人。
「他好帥啊,比起霍總來也毫不遜色呢!」
趙思思笑吟吟的在鳳紅鸞的身邊坐下,一邊驚艷的看着舞淡**的顧季初,一邊對鳳紅鸞八卦道:「他一直在看你,你們是認識的吧?」
「這跟你,有關係嗎?」
鳳紅鸞抬眸,淡淡的瞥了一眼女人,這真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無論是顏值還是身材,都是一等一的絕。
「當然有關係。」
趙思思一撩長發,「如果他能把你撩走,我不就少了個競爭對手么?」
鳳紅鸞失笑,然後搖搖頭,便不接話了。
在眾多女秘里,趙思思是最不掩飾內心肖想雲錦的那一個,這一點,倒叫鳳紅鸞有些佩服,至少不會像蘇念在人背後來陰的。
趙思思突然湊近鳳紅鸞,神秘兮兮道:「想知道霍總跟戴娜正在說什麼嗎?」
鳳紅鸞眉尖輕顫了一下,當然想知道啊!
趙思思露出了一副心照不宣的笑,「那我們去偷聽一下吧?」
鳳紅鸞嘴角一抽,「我不去。」
她才不做這種事。
趙思思扁了扁嘴,「你不去,我去。」
說完,當真悄悄繞向了露台。
不多時,女人去而復返,又坐回到鳳紅鸞身邊,臉上卻是一臉的凝重。
「鳳紅鸞,你危險了。」
趙思思嚴肅又認真的看着鳳紅鸞。
鳳紅鸞眼皮一跳,她知道趙思思一定是聽到了什麼。
果然,趙思思又道:「戴娜那個女人果然在跟霍總說寧沫若的事,我不敢靠太近,隱約聽見受傷什麼的。
呵呵,又是這招,我想,明天霍總應該就會出國去找她了。」
聞言,鳳紅鸞斂眸,放在腿上的手指,慢慢地擰在了一起。
「你倒是說句話呀!」
趙思思卻急了,「別怪我沒提醒你,這個戴娜是寧沫若的閨蜜,她每次出現在霍總面前,就是為了傳遞寧沫若的消息。
經過我這兩年的觀察,我覺得這分明就是寧沫若這個女人授意的,她與霍總雖然分手了,但她並沒有真正的放手,她一直都在吊著霍總。
每當霍總身邊有新的女人,她就會頻繁的出現,最常用的一招就是跳舞受傷住院。
每次霍總去看過她後,回來都會把新歡甩掉。
所以,你真的危險了。」

《鳳紅鸞雲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