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宮規禮儀書畫琴棋
宮規禮儀書畫琴棋 連載中

宮規禮儀書畫琴棋

來源:google 作者:強薇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朝華 沈昭 現代言情

懂他對母妃的愛,可是我相信父皇,他為我挑的駙馬,定是這天下最好的兒郎」阿兄撣了撣衣袍,湊過來看我繡的荷包,指指上面的鴛鴦圖案「沈昭喜歡竹」我沒好氣地反駁展開

《宮規禮儀書畫琴棋》章節試讀:

懂他對母妃的愛,可是我相信父皇,他為我挑的駙馬,定是這天下最好的兒郎。」
阿兄撣了撣衣袍,湊過來看我繡的荷包,指指上面的鴛鴦圖案。
「沈昭喜歡竹。」
我沒好氣地反駁。
「我管他喜歡什麼!」
他也沒再逗我。
「好了,我去找你嫂子了,記得寫信給阿兄。」
「知道了。」
我直把他往外推,還不忘揶揄他。
「你還沒娶上呢,誰知道王姐姐是不是我嫂子。」
一晃便是三個月。
四月初八,宜嫁娶。
我穿着吉服,面容被掩在鮮紅的蓋頭下,雖看不見四周,但能感受到和煦的陽光打在我身上,連日陰雨,今天倒放了晴。
喜轎從宜朱門前出發,我在此拜別父皇。
父皇比平日里更沉默了,連謹勸詞都沒說。
「朝華,你長大了,朕不能留你在身邊,照顧你,保護你了,去走自己的路吧,朕會看着你變得更成熟,懂事,強大,但是朕也永遠願意呵護你的天真,嬌縱,孩子心性。」
朝華是我的小字,但因是母妃取的,父皇從未叫過,宮裡也無人叫過。
我小時便知道,父皇愛我,所有人都這麼告訴我,可是直到此刻,我才覺得,父皇愛我,而且遠比我想像的,感受到的,更愛我。
我哽咽地喊了他一句。
「爹爹。」
「去吧,別在駙馬面前哭鼻子。」
我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身側一直站着一個人。
落在我視線里的,也是同樣艷紅的衣擺。
沈昭不是該在北庭迎我嗎?
怎麼來了長安?
我好奇道,聲音也大了些。
「沈昭怎麼來了?」
「公主,臣來娶你。」
明明是不疾不徐的語調,可落在我耳朵里,總覺得有些玩味的意思。
但沈昭的聲音好似崑山玉碎,芙蓉泣露,可又完全不女氣,驚響後,則是石潭沉沉,靜流深深,和謝玄之不一樣,不過也好聽。
話本里都說,武將嗓音粗糲,洪亮嚇人,話本里也說,聲音好聽的人,往往容貌醜陋。
我側頭朝沈昭看去,也只看見一片紅。
他好像察覺到我的心思,輕輕笑了下。
我坐進喜轎,離這座朱紅的城越來越遠。
我知道我的目的地是北庭,可我總覺得有點遺憾,我自小習宮規禮儀,書畫琴棋,沒有人問過我喜不喜歡,只因我是公主,我一言一行,都是天家的儀面,可是我承謝玄知...

《宮規禮儀書畫琴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