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規則怪談:我的家人不正常
規則怪談:我的家人不正常 連載中

規則怪談:我的家人不正常

來源:google 作者:周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周白 夏爾 懸疑驚悚

【驚悚推理直播國運系統】詭異復蘇,規則怪談入侵到世界各地周白作為天選者,代表大夏國進入怪談遊戲第一個怪談,是四口之家【你和妻子,還有爸媽一起住但請記住,你的家裡只有三個人】【你可以相信你的妻子,除非她摘下紅色髮夾】【你和妻子沒有生過小孩,如果半夜聽到嬰兒哭的聲音,不用理會】【你養有一隻黑色的狗,若看到它變成白色,請把它從陽台扔下】【切記,不能和你的妻子同房】展開

《規則怪談:我的家人不正常》章節試讀:

周白伸手在旁邊的茶几上,拿出了一顆糖。
慢悠悠的把糖紙打開。
看了一眼爸爸臉上的表情。
然後便把糖送進了自己的嘴裏。
爸爸收住了臉上的笑容,轉過頭繼續看着電視。
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周白起身走到餐廳的位置,打開冰箱。
冰箱內擺着好幾道做好的菜。
周白忽略掉那盤紅燒肉,從裏面隨意拿了兩盤菜出來。
從冰箱里拿出來的菜都是冷的,要加熱的話,便只能進去廚房。
但是,規則B的第三條卻說,【廚房是媽媽的,你不可以進入。】
周白是選擇直接吃冷掉的飯菜,還是進入廚房加熱飯菜呢?
兩個小時前,袋鼠國的亨利,只是遞了碗筷進去給媽媽,便直接迎來了死亡。。
他甚至只是將手伸進廚房而已。
那些跑去袋鼠國直播間觀看的觀眾,到現在,還沒有從這種突然到來的死亡中,緩過神來。
——「吃點冷飯總比死了好,我想周白不會那麼傻的。」
——「這麼簡單的選擇題,但凡是個正常人,都不會選錯。」
——「周白要爭氣,我們大夏國的命運,可都掌握在你的手中。」
直播畫面里。
周白把冰箱門關了之後,又從桌上拿了一盤菜在手中。
然後朝着廚房走去。
——「不是吧?他要幹嘛?」
——「一口冷飯都吃不了嗎?居然想去廚房加熱。」
——「周白不會把規則忘記了吧?」
周白把廚房的推拉門往兩邊撥開,然後便邁腳走了進去。
他居然真的走進了廚房。
那些觀看的專家們,被這突然的變故嚇到。
沒有人會想到周白,居然會犯這種錯誤。
所以他們根本沒有做好要提醒周白的準備。
但他現在已經走進去了,再提醒也沒有用。
所有人都垂頭喪氣。
難道我們大夏國,真的要遭受怪談的降臨?
畫面中。
周白把那盤菜放進了微波爐裏面加熱。
他沒有死。
周白把加熱好的菜拿到餐桌上,又拿了一盤菜走進廚房。
他還是沒有死。
所有人都愣了。
難道這條規則是錯誤的?
如果是錯誤的,那袋鼠國的亨利,為什麼會死掉?
周白在兩次加熱菜的時候,都有意的四處張望,好像在找些什麼東西。
在他加熱完第二盤菜,準備走出廚房的時候,終於看到了廚房角落,好像有一些金色的字。
他內心大喜,連忙把菜放下,拿掉角落裡擋住的雜物。
然後那些字便完整的出現在他的眼前。
【通關條件】
【1、SSS級:調查家裡發生事情的真相,獲得副本關鍵人物的信任,並由他/她帶領你去往安全區。】
【2、S級:獲得安全區信息,自行逃往安全區。】
【3、A級:在家裡存活30天。】
看到這些字的時候,直播間的觀眾們都愣了。
——「這麼關鍵的信息,居然放在廚房。」
——「周白這是傻人有傻福?瞎貓撞上了死耗子?」
——「我不信,難道周白真的靠推理知道廚房可以進?」
而看到這一幕的專家們,則全部沉默了。
因為這麼多專家聚集在一起,都推理不出來的東西,周白卻推理出來了。
他究竟是怎麼推斷出來的呢?
「袋鼠國論證過,進入廚房確實是有危險。」
「這其中不同的地方……?對了,是媽媽!」
「亨利進去的時候,媽媽在旁邊,周白進去的時候,媽媽不在。」
「一定是這個原因!」
其他潛伏在大夏國直播間的卧底,看到周白找到了通關的關鍵信息,又再次連忙跑回去報告。
於是,很多國家又使用了自己的第二次提醒機會。
周白給自己盛了一碗米飯,然後就坐在飯桌前美美的吃飯。
周白為什麼敢進入廚房?
因為他推斷出規則B的第3條,存在着漏洞。
而這其中的關鍵點,就在於昨晚妻子所說的話。
昨晚妻子端甜湯給他的時候,告訴他說,這碗湯是她煮的。
那個時候所有人的關注點都在那碗甜湯上,沒有人關注到這個問題。
如果廚房是媽媽的,那妻子平時應該不可能會有用到廚房的機會。
所以這條信息是錯誤的,或者說是部分錯誤的。
每條錯誤的信息,背後都會潛藏着「它」的內在目的。
絕大多數錯誤的信息,都是為了引導你走向死亡。
但這條信息明顯不是。
這條信息不讓你去廚房,那麼很可能是,廚房裡有「它」不想你看到的東西。
既然「它」不想你進入廚房,那你就更應該進入廚房。
周白舀了一勺飯送進口中,目光望向了客廳。
爸爸從沙發上起身,換了個位置,坐到了餐桌前,周白的對面。
他一手托腮,對周白露出了一個笑容。
枯瘦的臉上,皺紋龜裂。
畫面要多詭異有多詭異。
他什麼話都不說,就靜靜的看着周白。
雖然是在大白天,但很多觀看直播的觀眾,還是覺得自己泛起一股冷意。
周白強裝鎮定的繼續吃飯。
角落裡,那隻黑色的狗還是趴在那裡。
若不是它呼吸時,能看到它的肚子在上下起伏,周白都要懷疑它是不是已經死了。
它旁邊的狗盆里,放着滿滿的狗糧,但是他卻一點都沒有興趣。
只耷拉着腦袋,將自己縮到了牆角。
明明都這麼瘦了,還不肯吃東西。
周白想了想,從廚房裡拿了個盤子出來。
他盛了些飯,接着把自己面前的兩盤菜倒一些在上面。
然後就把盤子放到了黑狗的面前。
那隻黑狗動作有些遲鈍,艱難地湊過去,聞了聞盤子里的飯菜,然後就大口地吃了起來。
周白退了回去。
重新坐在餐桌前繼續吃飯。
忽略掉坐在對面的爸爸,自己埋頭吃飯。
爸爸看了周白一會,可能是覺得無趣,又坐回了沙發上。
於是餐廳就只剩下一人一狗,都默默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飯菜。
這個畫面,在這個詭異的世界裏,竟然莫名有幾分溫馨。
黑狗吃完飯,好像終於恢復了點體力。
搖着尾巴來到了周白的旁邊。
咬着周白的褲腳,拽了他好幾下。
見拽不動,便跑到了他的前面,好像想要帶周白去什麼地方。
周白雖然疑惑,但還是跟在了它的後面。
黑狗帶着周白來到了父母房間的門前。
周白停在那裡,卻猶豫着要不要進去。
在怪談世界裏,亂進去一個地方,很有可能會立刻迎來死亡。
黑狗見周白不進去,也沒有再來拽他。
而是自己跑了進去。
沒過多久,就見它叼了一張紙條出來。
周白接過後,打開一看。
居然是規則C!

《規則怪談:我的家人不正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