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壞種【CUR】
壞種【CUR】 連載中

壞種【CUR】

來源:google 作者:信鴿不想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遲伏川 陸井桐

【雙男主-HE】【溫柔攻-清冷受】【小甜文,很甜很甜,不虐】你拿什麼定義壞種?你真的看清事情的真相,真的了解一個人嗎?有一點點瘋批屬性的受(後期沒有後期很乖)VS嚴厲但溫柔的爹系男友攻不長,會一直更新日常番外展開

《壞種【CUR】》章節試讀:

「葯按時吃,下個星期再來一次。」周熠也順手摸了摸陸井桐毛茸茸的腦袋。

陸井桐整理好情緒從遲伏川懷裡出來,說了句「謝謝醫生」。

周熠目送他們離開,不由得想到,真是可憐的小孩。攤上這麼個混蛋的爹,只能說命太苦了,希望遲伏川的出現能讓他好受一點吧,以現在陸井桐對遲伏川的依賴程度,遲伏川對於他的治療很有幫助。

不過看遲伏川對他的上心程度,他也不用擔心什麼了。

「我的病,許堯和蘇夏執知道嗎?」陸井桐問。他昨晚爽約沒去看蘇夏執的話劇,有點愧疚。但今早就收到了蘇夏執的微信。

「你是不是生病啦,要快點好起來哦~」

然後附上了幾張話劇表演的照片,照片里平日古靈精怪的蘇夏執穿上了軍裝,神情嚴肅莊嚴,像個保家衛國的勇士。

「這是許堯拍的,嘿嘿,好看吧?」

「他們知道,他們也很關心你。」遲伏川幫他拉上外套的拉鏈,「我們都很關心你,所以不論什麼時候,都不要放棄,好不好?」

「人生最值得欣慰之處便是,每一天都有結束的時候,昨天是,今天也不例外,每一個難過的日子都不例外,都會結束的。」

陸井桐輕輕笑了,「知道了。」

「說好今天陪我的,不準反悔。」遲伏川在一家蛋糕店面前停下來,「我想吃蛋糕。」

「好。」

遲伏川讓他選,他面對琳琅滿目的小蛋糕們挑花了眼,最後指向角落裡的巧克力蛋糕。他很喜歡吃甜的,但是距離上一次吃甜食是什麼時候來着?

想起來了,是不久前蘇夏執往他口袋裡塞了兩根棒棒糖。

他們坐在靠窗那桌,能看見外面人來人往的車流,看見小孩拿着氣球撒野一般地瘋跑,看見誰家的小狗賴在燒烤攤不走,看見賣烤紅薯的奶奶笑着和旁邊的行人說話。

好像也沒有很糟糕,一切都沒有那麼糟糕。可能是以前封閉自我,根本不願意抬眼看看,當然不知道世界是有顏色的,不會一直黯淡無光。

他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吃蛋糕,沒注意到遲伏川的目光,正溫柔地看着他。

「那個……」陸井桐才反應過來,他是陪遲伏川吃蛋糕的,最後蛋糕就在自己這邊,遲伏川面前空空如也。

「這下想到我了?」遲伏川笑道。

陸井桐手忙腳亂地用勺子挖了一點,遞到遲伏川面前。

「不嫌棄我?」

他搖搖頭。他還怕遲伏川嫌棄他呢。

遲伏川握住他的手腕,就着他的手吃了那一勺蛋糕,「這麼甜啊。」

陸井桐忙低下頭,小聲問:「還要嗎?」

剛剛被握住的手腕處還殘留着遲伏川手心的餘溫,他的心顫了一下。

臉紅了,第一次見面冷着臉說他多管閑事的酷小孩一去不復返了。

「就是買給你的,我不吃。」

「哦莫,哦莫哦莫,」陳若星提了一袋蛋糕踩着高跟鞋『嗒嗒嗒』走過來,「伏川啊,這是誰家小孩?」

陸井桐聞聲抬頭,看見了一位漂亮姐姐,他眨眨眼睛,不知道這個時候需不需要他開口說話。

「我家的,行了吧。」遲伏川笑着回復,看向陸井桐的時候,果不其然,又臉紅了,這下紅到脖子根了。

「哎呀哎呀,這麼好看呢啊,你哥知道嗎?要不要我保密?」陳若星親昵地坐在陸井桐身邊,從她的袋子里掏出了兩個薑餅人小餅乾放在陸井桐面前。

「不用……啊,謝謝姐姐。」

「隨你隨你,」遲伏川無奈地看着陳若星給他塞餅乾,臨走還摸了摸他的頭。

他真是不理解了,怎麼每個人都要摸下陸井桐的頭呢?有什麼吸引力嗎?

「我走啦,我去公司找你哥了。」

陸井桐見陳若星出了蛋糕店的門就轉身回來了,眼裡帶着一絲笑意,亮晶晶地看着遲伏川。

遲伏川沒忍住,伸手也揉了揉他的頭。

這誰忍得住啊,這小孩眼睛亮晶晶的時候就像個搖尾巴的小狗,誰不想rua一下。

「她是我嫂子。」遲伏川拿紙巾把他嘴角的巧克力醬擦掉。

「真好看。」陸井桐認真地誇道。

*

「小陸怎麼樣啦?」蘇夏執問。

「周哥給他開藥了,這種心理疾病,肯定得慢慢治療。」

「但是還是好生氣哦,你聽伏川哥說了吧,脖子上的勒痕欸,致死的欸,為什麼有人這麼壞啊,對自己親生兒子下狠手?」

許堯嘆了一口氣,「禽獸不如了這。」

他一邊說一邊感慨,學校的論壇還是有點用的。要不是論壇里有人猜測陸井桐可能有心理疾病,他和蘇夏執估計都看不出來,只會覺得他性格孤僻一點悶一點了。

他對抑鬱症以及雙向也是有一點點了解的,這種看似輕飄飄,甚至被認為是「矯情」的心理疾病,最難治療,最難痊癒。

光靠藥物沒有用,還得靠自身的意志力以及能完全恢復的決心,也要靠身邊人鼓勵,萬一某天讓他收了刺激,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畢竟這種心理疾病的致死率極高。

他想想都覺得後怕。其實如果那天,陸井桐受傷的那天,如果沒有被遲伏川發現,會落得個什麼結果,他想都不敢想。

不過以目前的狀態來看,一切都應該在慢慢變好了。

不過他怎麼覺得伏川哥這麼不對勁呢……再怎麼說,陸井桐都算是個跟他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怎麼就對他這麼好?他是這麼熱心的人嗎?還是說,另有所圖?

「你想什麼呢?」蘇夏執輕輕錘了一下他。

「你覺不覺得伏川哥對陸井桐太好了?」

蘇夏執皺着眉頭思考了一下,「好像是欸,但我才回國不久,跟伏川哥不熟,萬一人家就是很熱心呢?也說不定。」

「說到出國想起來了,我跟你講哦,我一點都吃不慣國外的菜,我就想吃米飯,那邊不是意麵就是牛排,我都膩死啦。」

「還有,國外的美女超熱情的,會對你拋媚眼的那種,帥哥也是,會笑着對你吹口哨,可撩了。」

許堯看他一臉花痴樣就不爽,在他臉上掐了一把。「玩嗨了還回國幹什麼?去國外找個金髮碧眼的美女過唄。」

「切,我聽許阿姨說你在這裡亂談戀愛,讓我回來管管你,別霍霍人家小姑娘。」

「誰說我談戀愛了?」

「哼,你就差把『花心』兩個字刻在腦門上了。長了一副有幾百個前任的樣子。」

「哪有幾百個?我就談過一個好吧?」

蘇夏執撲到他背上,許堯順勢背着他,「你居然都不告訴我,還是不是好哥們了?哪家小姑娘,漂不漂亮啊?」

「你要聽嗎?」許堯說,「不是誰家小姑娘,是男生。」

蘇夏執在他頭髮上狠狠揪了一把,「蛙趣……你快說你快說,這你都不告訴我?」

「不對不對,你先告訴我還喜不喜歡他了。」

「當然不喜歡了啊。」

蘇夏執莫名鬆了一口氣。

《壞種【CUR】》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