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
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 連載中

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

來源:google 作者:紅月魔邪 分類:穿越

標籤: 葉飛默 穿越 紅月魔邪

我叫葉飛默我來自一個現代世界,不過一場意外讓我穿越到了我所在世界的平行宇宙,在那裡那個世界的年代還處於唐朝,我變成了妖……貓妖,平無奇的黑貓而在這個世界的唐朝居然有錦衣衛,我因為身手好也入選了錦衣衛,後來陰差陽錯的就得到了上古祥瑞之獸麒麟的力量,從那一刻開始,我便有了一個外號叫做麒麟錦衣,不過嘛,我很快就被這個世界的天道給注意到了,他想除掉我,結果被我打了一頓,我想了想,這個世界的唐朝都已經統治了整個世界,那我就不用在這裡待着了,所以我又來到了一個新的世界,這個世界我太熟悉了,狐妖小紅娘!不過我很快就維持不了人形了,變為了以前的貓樣,你說巧不巧,我居然遇到了塗山的二當家……展開

《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章節試讀:

「我……終於出來了!」

………………

「師傅把那個燈往左邊移一點,好!可以了,辛苦了」

…………………

「黑貓咖啡館!嗯,這個名字果然好聽,不愧是我!」

塗山……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雀橋難渡相思苦,直教化蝶難采同心甜,其實愛很簡單,不期待,就不會被傷害」

「二貨道士又在學你師父說話,被雅雅聽見了可是要揍你的!」苦情樹下一個狐妖正揪着一個是人類少年的耳朵

「痛啊!妖仙姐姐快鬆手!耳朵都快掉了」東方月初使勁的反抗掙扎着

「姐姐,無所謂了,那隻臭貓早死了,我一點都不傷心!!」長大了的塗山雅雅突然出現在了兩人的背後

「雅兒」塗山紅紅,看着自己妹妹那一臉的憂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三姐,二姐她這是怎麼了啊」塗山蘇蘇走到了塗山容容的身邊詢問着對方

「在想念一個人……」塗山容容抬起頭看了看藍藍的天空說道

人妖共存的城市中

黑貓咖啡館

「老闆,巧克力蛋糕」

「老闆一杯冰拿鐵」

這裡是一家咖啡館,這個咖啡館大概是兩年前出現的,從他出現那一刻開始,他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不為別的,因為這家咖啡館的各種飲品和甜點是真的又好吃又好喝,沒過多久就成了網紅店慕名前來打卡的人和妖,每天多的數不勝數

咖啡館的老闆在聽到客人們的要求之後,只是靜靜的打了個響指,他們所需要的東西就飛到了面前的桌上……

「500年了雅雅……嗯……應該長高了」那老闆小聲的嘀咕着

另一邊馬路上的一輛兔車內

「蘇蘇,你真的確定了嗎?」塗山雅雅坐在兔車上看着自己旁邊的一隻小狐妖問道

「成為紅線仙是我的夢想!就讓我排了兩天兩夜的隊才得到的!我不想放棄」塗山蘇蘇看着自己手上的任務內容一臉堅毅的說道

「哼,你和他還挺像的,去吧!萬事小心!」塗山雅雅示意兔車停下,讓塗山蘇蘇下了車,之後自己又走掉了

「任務地點是在這裡!」塗山蘇蘇看着地圖上的位置,點了點後就朝着那個方向跑了過去

另一邊的兔車上——

「阿葉你個騙子,500年了!你說過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呢的……」塗山雅雅看着手上的一張照片一邊說著一邊哭了起來

黑貓咖啡館——

「阿秋!一想二罵……誰想我了?」葉飛默關上自己的店門,打算去一趟某相親節目的錄製現場,剛鎖好店門的鎖,就打了個噴嚏

某相親節目的錄製現場——

「各位電視機前和現場的觀眾朋友們,歡迎來到今天的真愛無敵,無錢免提,實在沒錢必須有顏的大型走心相親節目,非MONY不嫁!男嘉賓登場!!」一位主持人一口氣念完了一大串的台詞後,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

「各位女人,大家好,我叫白月初,在下,一沒錢,二沒顏,有的只是一顆真摯的內心,我來問了一件事,戀愛,戀愛,還是他娘娘的戀愛!」白月初走上舞台後就開始了一頓激情的自我介紹

「不好意思,這個節目必須停止!」此時全場的燈光全部滅掉緊接着大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道字!一個有些欠揍的聲音響了起來

主持人在看到大屏幕上的那個道字之後說道

「馬薩嘎!這難道是……一氣道盟!!千年前就開始維護人與妖平衡的「最強」聯盟!這優雅而又迷人(賤賤而又欠揍)的聲線……難道是道盟豪門之首的!」

「沒錯,正是在下!」一個身穿黃色道袍樣式的西服還戴着一副眼鏡的男人走了過來,而他的身後還跟着兩名身穿黑西服的保鏢

「王富貴,你果然來了!!」白月初背對着王富貴說道

「哼,白月初!本少爺這輩子就沒輸過!想比我更早脫單,做夢去吧!還有別叫我的名字!!」王富貴說道

「王富貴王富貴王富貴王富貴略略略,氣死你!」白月初開始了他的欠揍表演

「白月初!!!老規矩,你們倆上!」王富貴實在忍不了了,他最討厭別人叫他名字,所以直接招呼兩保鏢上去把白月初綁回去

「是!少爺」×2

「十字電劍孟二飛,對戰白月初戰績482敗0勝」

「七指催命樊七手,對戰白月初戰績524敗0勝」

「白月初!束手就擒吧!」×2

兩位保鏢在介紹完自己的戰績後,立刻沖向了白月初

「兩個手下敗將!」「呵!」

「啊!!」×2

兩名保鏢僅僅才過了一招,就倒在了地上

「老爹當年給我配這兩個保鏢到底是為了啥?」王富貴扶着自己的額頭一臉黑線

「王富貴,你輸定了,看這是什麼!打擊音源,只要任何一個女的和我一起握住他,我們就能白頭到老,永世不變!認啊!!哪兒來的磚頭……x-x」白月初剛舉起手上的姻緣石,就被突如其來天花板上的一塊磚給砸到了腦袋當場暈了過去

暗處——

「蘇蘇這小丫頭出場就是不一樣」葉飛默我在陰暗處靜靜的看着這一切

而天花板上傳來了一個聲音

「終於找到了,就是這樣!啊嘞?這天花板……啊!!」塗山蘇蘇說著說著就發現天花板裂開了隨後整個天花板破了!自己也隨之掉了下去

「小孩子爬到那麼高的地方幹什麼嘛?很危險的,下次不許這樣了,小心我告訴你姐姐」葉飛默見情況不對,趕緊一躍而起,接住了小傢伙穩穩落地後看着塗山蘇蘇說道

「大哥哥,你是誰啊?」塗山蘇蘇一臉的疑惑

「看來她們幾個沒跟你說過我,沒事兒,過兩天你就知道了,去完成自己的任務吧」葉飛默放下蘇蘇招呼小傢伙快去完成自己的任務

「喂,那邊那隻小貓妖,你誰呀?」王富貴不知死活的說了一句

「小子,我年紀比你大,說話注意點」葉飛默一臉笑意眯起眼睛說著

「好恐怖!」王富貴看着對方那表情瞬間有些害怕了

「白月初,白月初醒醒,你身上有兩百塊錢」葉飛默用手拍了拍白月初的臉,發現對方根本沒有反應索性乾脆扯謊,說白月初身上有兩百塊錢

「兩百塊在哪兒?在哪兒?」白月初猛的起身看向四周,發現並沒有錢

「你小子可算醒了錢倒是沒有,給你個工作要不,工資待遇很高的哦」葉飛默開始了他的洗腦傳銷他想忽悠白月初去做紅線仙,這樣白月初就能遇到自己的真愛了

「不去」白月初一口回絕!

「重申一遍,工資待遇很高」

「來,大佬請坐,咱們好好談談工資的事兒」

白月初在捕捉到工資待遇很高這幾個字後,瞬間變得畢恭畢敬

「白月初想要有錢就去做紅線仙啊,你看那邊那個小姑娘,她就是!一天下來的最低都有接近1000多」葉飛默繼續忽悠着

「大佬,請收我為小弟吧!」白月初果然是個見錢眼開的主,瞬間開始認大哥

「找我沒用,去找那小姑娘啊」

「卡哇伊!」白月初在看清楚塗山蘇蘇長啥樣之後瞬間老臉一紅有了一種莫名的感覺

遠處的高樓上

「姐姐,小妹好像遇到了一個很有趣的人呢」塗山容容正在偷窺電視台發生了一切

「哦,說來聽聽」塗山雅雅正低着頭看漫畫了,聽到這句話後,瞬間抬起頭來了興趣

「黑色的衛衣外面還套了一件黑色的羽絨服頭像還帶着一頂黑色的針線帽,好像有尾巴是只妖…………尾巴像是貓尾,也是黑色」塗山容容正在描述着對方的具體容貌

塗山雅雅在聽到對方可能是只貓妖尾巴還是黑色的時候情緒就有些激動了

「能不能看清楚到底長什麼樣子?」

「不能根本看不見正臉」

畫面回到電視台……

白月初已經徹底被忽悠住了趕忙去找塗山蘇蘇再讓對方引薦引薦,自己也去做紅線仙(白月初一個只要給錢啥都能幹的男人)

「妖氣!卧槽!梵雲飛,你這條土狗,我可沒對厲雪揚做什麼呀!攻擊我算怎麼事啊!!」葉飛默剛反應過來,一回頭就發現一堆的黃沙正朝着自己飛過來,帶着他穿透了電視台的大樓,落在了地面上

「咳咳咳,梵雲飛!你這土狗,出來!我好多人在那,哪惹到你了啊!」葉飛默從沙子裏面冒出了一個頭,使勁的咳嗽着,嘴裏還罵罵咧咧的

「可惜我新買的衣服……」葉飛默徹底從黃沙之中爬了出來,拍了拍身上的沙子,情緒有些失落的說著

而黃沙之中還有着幾個人頭

厲雪揚,白月初還有塗山蘇蘇這三個人也被黃沙卷了進去,掉到了地面

「你想要把我的事情搞砸嗎?」梵雲飛從暗處走了過來一臉兇惡的看着葉飛默

「大哥,我就來看個戲,至於嗎?我又沒有殺人放火,幹嘛打我!」葉飛默有些委屈了自己只是躲在電視台那兒偷偷吃吧,看戲,結果就被打了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節目錄製現場,還偷偷摸摸的躲着!」梵雲飛看着眼前這個一身黑的男人說道

「還能幹嘛?當然是這個小傢伙!」葉飛默指了指躺在黃沙之中轉着蚊香眼的塗山蘇蘇

而另一邊樓上,電視台那

「少爺,這件事是不是鬧得有點大了?」

「跟我們沒有關係,不用管」

「哦」

…………

「你為什麼要跟着這個小傢伙呢?」梵雲飛在聽到對方做出的解釋後,也知道自己誤會

「你這句話問的,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呀算了算了,反正現在也回復了,就給你看看吧」葉飛默說著就拿掉了頭上的針線帽陸說他那一雙黑**耳朵,眼睛的顏色也在慢慢發生變化,一隻黃綠色,一隻藍色

「你,你,你,你是葉,葉飛默」梵雲飛突然又開始了他的日常結巴

「可是他,他,他們都說你死了呀」

「我不是死了,我是消失了!我消失的原因只有一個,恢復從前的實力!」葉飛默看着梵雲飛做出了解釋

「抱,抱歉,誤,誤會你了」梵雲飛彎下腰誠懇的道了歉

「沒你什麼事兒,你的事情就交給這兩個人吧,相信他們!他倆可是最強紅線仙(雖然現在還不是)」葉飛默又重新帶上了自己的針線帽,因為耳朵暴露在外面是真的有些冷

而另一邊的高樓上

「容容,你看到了嗎?」

「姐姐我好像看到了」

「是他?」

「我,我感覺是!」

塗山雅雅和塗山容容兩個人目睹了剛才那一幕後,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都有一點不敢去相信

「好吧!我選擇相信你!但願這兩個人能幫上忙……汪」梵雲飛剛把話說完就變回了土狗

「以後別再單獨行動了,陛下,萬一被當成流浪狗抓走,變成狗肉火鍋,那可就不好玩了」此時一位身穿秘書制服的女沙狐走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土狗狀態的梵雲飛說道

「梵雲飛,我是真沒想到你還好這口!厲雪揚知道了,非削你不可」葉飛默看着這一幕不由的有些辣睛

一個美女抱着一個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的…………一個生物那畫面……

「放肆陛下也是你能隨便說的?」女沙狐有些生氣的說道

「小姑娘說話要注意點!不要總是覺得自己高高在上!上一個在我面前高高在上的,已經不知道在哪裡自閉去了」葉飛默一臉淡定的說著絲毫不慌

梵雲飛並沒有說話,只是睜開了對方的懷抱,跳了下去跑到厲雪揚身邊舔舐着對方的臉,試圖叫醒對方

「梵雲飛,你……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但是……你這個悲傷是不是有點假,為什麼你是在笑?」葉飛默看着那隻土狗簡直無法形容那表情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舔着舔着厲雪揚就醒了過來,映入她的眼帘的就是一個正在猥瑣對她笑着的土狗

「嘿嘿嘿」土狗梵雲飛嘿嘿嘿的笑了起來

「鬼呀!滾開!」厲雪揚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將對方給打飛了

「殿下!」女沙狐見自己的主子被掀飛了,當場召喚一團沙子將厲雪揚給打暈了

「我去!下手這麼狠嗎?這可是你們皇子妃呀!」葉飛默被小麗的這操作給整不會了

「塗山狐妖一族,你們要為此事負責」小麗轉過頭看向塗山蘇蘇指着對方說道

塗山蘇蘇有沒有覺得哪裡奇怪,只是跑了上去介紹道:「姐姐姐姐,我叫塗山蘇蘇,梵雲飛大哥哥的緣線簽是我負責的請多多關照」

「負責?要不是殿下拼了命使出法力,皇子妃早讓你們折騰死了」小麗越說越氣,直接凝聚出一團沙球打開了塗山蘇蘇身上將其打飛

「喂,我說你,什麼叫做皇子妃被我們折騰死?梵雲飛他自己使出法力將我們幾個帶到了這裡的,錄製現場一點事兒都沒有,你這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是不是過分了」葉飛默走到了小麗面前,抽出自己的唐橫刀,將對方打成了一團沙子,隨後又走到塗山蘇蘇面前將對方拉起來

「你!」小麗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這時候她才明白,自己好像做錯事兒了

「沒事吧?」葉飛默拉起塗山蘇蘇將對方身上的沙子都拍了下來說道

「我沒事」塗山蘇蘇眼睛有些紅紅的

「沙狐……我勸你做事情的時候多動腦子,否則你們一族遲早消失,好啦,還有事兒,先回去了,土狗的事情,明天來黑貓咖啡館,我會給你們解決,這是名片背面有地址」葉飛默轉過頭看着已經成為了一團沙子的小麗說道

隨後就離開了

「總感覺好像忘了點什麼」白月初看着遠去的葉飛默總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些什麼

高樓上——

「容容,跟上去」塗山雅雅對着塗山容容說道

「嗯」塗山容容應了一句後就消失了

黑貓咖啡館——

「出來吧,一直跟在我後面,不累嗎?」葉飛默坐在吧台邊喝着熱牛奶看了看門外說道

「被發現了呀~」塗山容容推開了咖啡館的大門,走了進去

「容容500年過去了,你怎麼還能長個兒呀?」葉飛默一邊一邊喝着熱牛奶,一邊看着塗山容容,並吐槽着她的身高

「剛見面就說出這樣的話,可太傷人了」塗山容容臉上青筋暴起,非常想上去揍這個人一頓

「別激動,說吧,找我什麼事兒?」葉飛默看着塗山容容也不再多說廢話,直接進入正題

「姐姐她……」

「我知道,我不是說了嗎,明天在這個咖啡館」

「你那句話是說給姐姐聽的?」

「我不是說給你姐姐,還能說給誰聽的?」

「我知道了」

「對了容容這幾個玉佩拿着,裏面我放了幾箱金子和銀子這就當是我500年前的房租吧」

「好吧」

「慢走」

晚上塗山——

「姐姐我回來了」塗山容容回到了家,推開了房門

「容容怎麼樣是他嗎?」塗山雅雅情緒激動的問道

「……是他說明天在他的咖啡館見面」塗山容容回答了塗山雅雅的問題

「明天嗎?」塗山雅雅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一條項鏈項鏈上掛着一個貓頭的小玉墜

「嗯!」塗山容容應了一句

第二天……

塗山雅雅一早就起了床洗漱完,換上一套藍色的衣服這套衣服正是500年前葉飛默送她的那套,背上還背着一個酒葫蘆,也同樣是對方送給她的就連她脖子上的那條玉墜也是

此時黑貓咖啡館——

「今天咖啡館還真是冷清」葉飛默坐在吧台邊一邊喝牛奶,一邊吃麵包他才剛起床沒多久,所以現在正在吃早餐

叮鈴鈴,叮鈴鈴

連接着店門的一個鈴鐺響了起來

「你好,有人嗎?」塗山雅雅照着昨晚塗山容容找到了咖啡館

「有,請問需要喝點什麼?」葉飛默淡定的走上前去遞出了一本薄薄的小書,示意對方想喝什麼就點

「有酒嗎?」塗山雅雅抬頭看向葉飛默開口問道

「有,不過很貴,不知塗山當家能不能付得起這個酒錢」葉飛默微微低下身子笑着說道

「有多貴?」

「也沒多貴,塗山當家的把自己賣給我,就能付得起酒錢了」葉飛默露出自己的大白牙,笑着說道

「那這也太貴了吧,能便宜點嗎?」塗山雅雅臉『不紅心不跳』的說著

「不能」葉飛默搖了搖頭說道

「哼,臭貓!」塗山雅雅也不知道怎麼的就笑了起來

「500年沒見,難道不來一個重逢的擁抱嗎?」葉飛默然後退了幾步,張開雙手說道

「切,誰要啊!」塗山雅雅嘴上說的不要,但身體很誠實走了過去一把抱住了葉飛默

在感受的那熟悉的感覺後塗山雅雅笑了起來,可笑着笑着就哭了

「好端端的哭啥」葉飛默見對方不知怎麼的就哭了,一下子就變得束手無策,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以為你騙我!我以為你已經真的死了,不會再回來了!」塗山雅雅一邊哭一邊喊着

「我啥時候騙過你?你看我現在不好好站在這兒的嗎?我說過還會再見,那就真的還會再見!」葉飛默在聽到對方的話後瞬間笑了,拍了拍塗山雅雅這後背安慰道

「那你還活着,為什麼不來看我?」

「我也是這幾年才恢復的,我恢復的第一時間就想去找你的,但我忘記了塗山往哪兒走了,所以就沒有去找你,我之所以會在這裡開一家咖啡館,就是在想你有一天肯定會來的………………所以啊,你看你現在不來了嗎?」

「哼!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原諒你的」塗山雅雅終於不哭了,但她沒有鬆開葉飛默只是抱的更緊了,不為別的,只怕這傢伙又突然間消失

「話雖如此,你能鬆開嗎?我骨頭快斷了」葉飛默已經能聽到自己骨頭髮出的一些不和諧的聲音了

「不要,萬一我鬆開你又跑了呢?」

「那要是被別人看見了他們會怎麼想你?堂堂妖盟之主居然私底下是這樣的人?」

「我才不管」

「行,這是你逼我的」

「?」

「喵!嘿嘿,沒想到吧」

「哼」

「我懶得管你,做咖啡去了」

……………………

「這個黑色的小豆子是什麼啊」不知道過去了久塗山雅雅來到了吧台後方,看着後方的這些做咖啡的儀器什麼的,小小的腦袋充滿大大的疑惑

拿起顆咖啡豆詢問着葉飛默是個什麼玩意兒?

「咖啡豆是做咖啡的原材料,行了,姑奶奶,你別在這裡給我添亂,看看你給我發這些東西弄的,去去去一邊玩去」葉飛默一把抱起了塗山雅雅將她放到了咖啡館休息娛樂區的沙發上讓其乖乖坐在那兒看電視,別給他添亂

「切,不需要我幫忙就不需要!」塗山雅雅在葉飛默面前又變回了500年前的那隻小狐狸

叮鈴鈴,叮鈴鈴

「你好,歡迎光臨黑貓咖啡館,還請您先坐一會兒,在下,現在正在磨咖啡豆」葉飛默低着腦袋,抱着磨咖啡的手動儀器正在勁兒的磨咖啡粉

「大哥哥是我們」這個時候一個小蘿莉的聲音傳入了葉飛默的耳中

抬起頭一看是塗山蘇蘇幾個人

「哦,來了呀,先坐吧,想喝點什麼自己看着點」葉飛默說完就又低下頭磨起自己的咖啡了

(這聲音是)「蘇蘇?你怎麼在這兒?」塗山雅雅坐在娛樂區的沙發上看着電視,突然聽到了塗山蘇蘇的聲音,從娛樂區的房門處探出腦袋說道

「姐姐!我來這裡是為了完成紅線仙的任務啊!」塗山蘇蘇跑到了塗山雅雅的面前解釋道

「西西域的皇子梵雲飛……」塗山雅雅突然就注意到了塗山蘇蘇的背後坐着一隻土狗下意識的開口說了一句

「汪?」梵雲飛歪着腦袋怎麼想都想不通塗山的當家,妖盟之主,塗山雅雅居然會在這裡

「姐姐你為什麼也在這兒啊」塗山蘇蘇有些疑惑自己解決,為什麼也在這咖啡館裏

「女朋友,來監督一下自己男朋友的工作進度這很正常吧!」葉飛默此時穿着一身黑色的服務員的衣服腰間還系了個白色的半圍裙走到眾人面前說道

「女朋友?」

「監督?」

「男朋友?」

「汪汪汪?」

「快放開我!!!!」

一行人一頭霧水,什麼時候妖盟之主有男朋友了,他們可從來沒聽說過

「別想了,商量商量正事兒吧」葉飛默見一行人頭上都冒着問號,乾脆打斷,直接聊正事兒

「不過我們就在這兒聊了,就不怕被人偷聽嗎?」白月初指了指咖啡館的外面的那透明玻璃說道

「剛才已經將店的開業轉為了關門,而且在這個咖啡館內外界是怎麼聽都聽不到裏面在說什麼的,也不可能有人會硬闖進來,因為我放了結界,不用擔心」葉飛默嘴裏再次叼起了小魚乾說道

「所以我們現在該幹什麼?」小麗問道

「雅雅,我給你的那個玉墜有帶嗎?」葉飛默轉頭看向塗山雅雅問道

「有啊」

「憶夢錘呢?」

「嗯」

「行,開始」

塗山雅雅瞬間明白了對方的意圖,輕輕點了點自己脖子上的玉墜後兩個憶夢錘出現在了她的手上

「梵雲飛別再維持你那土狗的狀態,變回來」葉飛默對着土狗說道

「哦」

葉飛默從塗山雅雅手上接過了憶夢錘,一手拿着一個

「你倆別動」葉飛默催動自己的妖力

兩個鎚子在一人一狐的頭上敲打着,兩人並沒有感受到疼痛,都只是獃獃的坐在那兒

「這兩個人已經開始回憶起往事了」葉飛默感受了一下兩人的情緒波動說道

……………………

「35674下」

「100086下」

………………

「200000下」

「不行了,不行了,手要斷了,你們兩個到底回憶好了沒有!沒有好的話,我就物理給你們倆回憶」葉飛默已經失去了耐心朝着兩人說道

「你明明是只貓妖,為什麼你會使用狐妖一族的法寶」白月初有一些不解

「這可能和我體內的某個神秘力量有關,不過都不重要了,你們兩個人到底回憶好了沒有?手都快敲斷了」葉飛默繼續問着兩人

「我,我全都想起來了!!我也看到了他的記憶!!」五花大綁的厲雪揚突然間說到

「可惜了,我家的兒子,沒有遺傳到我的一生上好基因(砰)哎呀!!!」咖啡館的門外白月出的好父親白裘恩被咖啡館的門攔在了外面

「想進我咖啡館鬧事想得美」葉飛默收起了兩鎚子對着門外的白裘恩說道

「喂,怎麼說話的!小子!尊重長輩懂不懂!明明啡館裏面有客人,還寫着已關門!」白裘恩被攔着的門外只能無能狂怒,他想打破咖啡館的玻璃門,但無濟於事,根本打不爛,扔出去的磚頭反而還反彈到他的臉上

「這個結界只會阻攔心存惡意之人所以知道自己為什麼不能進來了嗎?還有我年紀可比你大!」葉飛默件事情辦好了,直接起身去搞自己的咖啡去了

「阿葉,這是不是有點太輕鬆了?」塗山雅雅在看完自己男朋友那神奇的操作之後,有些懵了,這未必有些太快了,有些太簡單了

「這很簡單的,當然只對我來說, 因為我身上麒麟的力量,這力量有能夠讓人回憶起前世今生的能力,那兩個小鎚子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我只是利用那兩個鎚子整個過程將這股力量輸送到他們兩個的體內,讓他們互相看到對方的記憶,姐順便幫他們回憶起了前世的往事,你敲一下輸送的力量就會加重,回憶起的事情也會越來越多,哪怕是小小的微不可查的細節都能看到」葉飛默沖了一杯咖啡,放在塗山雅雅身前

「好苦啊!」塗山雅雅喝了一口之後吐了出來

「笨蛋,那裡有糖,你沒看見嗎?」葉飛默一個手刀輕輕的拍在了塗山雅雅的頭上說道

「哦,我真是搞不懂,幹嘛你要做這種苦的東西出來啊?」塗山雅雅加了兩塊方糖,放入咖啡之中

「咖啡就是這樣充滿魔力,它雖然苦,但喜歡喝它的人數不勝數」葉飛默盯着塗山雅雅說了這麼一句

「幹嘛就盯着我看我臉上有東西嗎?」塗山雅雅摸了摸自己的臉,又覺得沒有東西

「沒什麼」

門外白裘恩依舊在那裡鬧着,路過的行人壓根兒就不理他的

「全都想起來了,事情都解決了是不是續緣的法寶該出現了?」葉飛默又端了幾盤小蛋糕放在眾人面前

梵雲飛與厲雪揚兩個人都點了點頭,拿出了自己身上的半顆御水珠將其拼湊在一起,為了一顆完整的御水珠

「走吧,回西西域」葉飛默將手搭在梵雲飛與厲雪揚兩人肩膀上一個順身來到了新西域,宣布了梵雲飛將要繼承皇位取皇子妃的事

果然,不出所料的一幕出現了

「不行」

「不放棄御水珠就不能繼承王位」

「絕對不行」

葉飛默看到這三個老傢伙這個樣子,直接在他們面前搓了個火球,扔到了遠方,產生了劇烈的爆炸

「時間不等人,現在就開始繼承王位的儀式吧!」

「御水珠奉為國寶!每天派人供着!」

「皇上萬歲!!!!」

「切,三個怕死的老東西!」葉飛默看了看這三個慫包,一臉的沒興趣,直接閃身回了家

黑貓咖啡館——

「開掛就是爽,事情很快就解決了,這樣以來,後面的那些事情就不會發生了,造成那麼大的破壞,這誰能忍」葉飛默坐在吧台後面,看着漫畫,喝着牛奶,吃着小魚乾,時不時的還要叨叨幾句

「嗯嗯,對對對,所以你跟我回去嗎?」塗山雅雅有些不耐煩了

「我幹嘛回去?我自己的咖啡館不要了?不可能!」葉飛默一臉的堅定

「行,你不回去,那我來這兒住!」塗山雅雅也是十分的乾脆直接打算在咖啡館住下了

「雅雅,我這兒就只有一個房間,一張床,兩個人怎麼睡??」葉飛默抬頭看着塗山雅雅說道

「我不管,既然你不回去,那我就住在這兒!」塗山雅雅雙手環胸臉氣鼓鼓的

「都多大的人了還小孩子氣」葉飛默從吧台後面走了出來用手戳了戳塗山雅雅的臉說道

「那你就跟我回去啊!」

「不要!」

「有好幾倉庫的小魚乾呢」

「不要」

「那你喜歡我嗎?」

「不要……啊,不對,你聽我解釋」

「葉飛默!!!」

「啊!別扯我耳朵呀,要掉了」

叮鈴鈴,叮鈴鈴

「請問葉飛默在這兒嗎?」

「?」塗山雅雅

「清瞳?」葉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