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劍鞘誅心
劍鞘誅心 連載中

劍鞘誅心

來源:google 作者:熙地港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熙地港 秦菅

一日起,一少年仗劍騎馬同道友,遊歷四方,嘗人間百態,揭開最終迷霧排雷:本文無cp,套路死,文筆差,邏輯有不通地方,海涵另外所涉及到的皆為虛構,不要當真,第一次嘗試更新時間不定大家多多包涵展開

《劍鞘誅心》章節試讀:

秦菅隨着他漫步,一輪明月,高掛枝頭。此時,身旁那人卻道:「公子方才道出你那番話為謬論,」他頓了好些時候半晌才道,「為芹鯉門下就這麼不堪入目,逢人便不提嗎?」

秦菅擺擺手道:「公子莫要多想,我剛才那番話只是說不應當把兩個門派張冠李戴,這樣豈不對這兩個家族都算冒犯。」

他的眉頭一下舒展了,隨後便又道:「那公子認為芹鯉是怎樣的?」

他有些詫異,這公子莫不是在考我,但他還是思索了片刻還是拱手答道:「慚愧,芹鯉乃仙古門派,如今也上千年歷史,相隔甚遠,實在不敢評價。」

「不在乎那些風聲謠言?」

「此事已過去上千年,在這條歷史長河中掩埋了多少前塵往事。」

言罷,那人別過頭去,他卻聽到了幾聲笑彷彿是憋了許久漏出來的,他有些詫異——自己難道說錯話了。

剛想開口,只見那人回過頭來道:「想不到公子年紀輕輕竟說得出如此這般耐人尋味的話,當真是年少有為。」

「不敢當只是一些閑言碎語罷了。」

……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相談甚歡,很快便到了大廳門前,便見到一個高大的背影,秦菅與他一同跨入大廳,桃木色的木板上發出淡淡清香,茶具淡雅的青玉色。古木的案桌上鑲着一層金邊。

剛欲想讚歎一番時,便見一人坐於家主之位,身着青色華服袖口處,綉着鯉魚的模樣。他們二人對視一眼便一齊行了禮。

那人擺了擺手道:「都起來罷。」他們二人直起了身,隨後便聽那人又道:「千煙。」

身旁那人微微躬身道:「父親。」

「怎麼又跑出去玩了,平日里有沒有好好練功。」

那人卻沉默了良久才道:「早就練完了不信我馬上做給父親看。」

「罷了,你還帶了個客人,天色已晚,待會我讓人帶些茶水來,好生招待。」

不知為何秦菅覺得他的眼眸微微泛紅,大抵是太累了罷。然而一瞬,他便彎起那雙桃花眼,道了聲「是」後便牽起他的手,往門外走去。

月色漸濃,涼風習習,遠處的山崖,白霧迷濛聳,朦朧間幾座高塔亭亭聳立衝破雲霄錯落蒼穹之中。

「震情塔。」秦菅喃喃道。

「公子好眼力。」那人扭過頭稱讚道。

秦菅道:「不敢當,不敢當,只是許久不見有如此之多的塔甚是壯觀。」

所謂震情塔,便是正統修仙者入門必做的,由掌中先祖祭上自己指間的一滴血與其弟子之血合二為一,這塔震情震欲震怒震恨,待到此塔不為震動時擺脫人間哀樂此人方可飛升。

反之,如若震情塔壓不住這七情六慾之時此人便從雲霄之上墜於大地功力全無,餘生不得修行。

千煙彎起一對漂亮的桃花眼笑而不語像長輩似的,輕輕拍了拍他的肩頭。

而後牽起他的手笑道:「走吧。」

千煙與他一同進了客房內,屋內陳設簡單,床上鋪着柔軟的被子,蠶絲般的帘子上垂掛着青玉。桌上擺着一壺茶水,水果顆顆沾着水珠,着實誘人。

秦菅與千煙席地而坐,他秦菅着實有些餓了,如此趕路了一天才好不容易歇下,千煙拱手道:「公子辛苦,先吃些茶點吧。」秦菅道了謝便抓起米糕塞進嘴裏而後拿起桌上的梨子啃了起來。

千煙笑臉盈盈的看向他,拿起茶水抿了一口。他這才反應了來笑着撓了撓頭輕咳了道:「粗人一等,公子見笑了。」

他道了無礙,不知從那裡掏出來了一把捲軸,輕輕展開,赫然一幅地圖引入眼帘。他道:「若公子想快些到南楹不能往大路走,大路途徑城鎮十分多,人多眼雜。恐怕會被有心人盯上。」

秦菅點了點頭道:「那便只能走小路,只是這帶怪石嶙峋奇山異水莫不是很容易迷路。」

他胸有成竹地向他挑了下眉便翻出了另外一個捲軸,緩緩綻開道:「這便一目了然了。」只見捲軸上多了許多大大小小的名字原本空曠的圖面變得密密麻麻。

如同漫天烏雲頓時便吹開似的,豁然開朗眉眼彎彎欣然道:「有勞公子了。」

他把捲軸推道秦菅身前道:「若公子需要便拿去吧。」

他頓時瞪大了雙眼,搖了搖頭趕忙道:「公子這怎能收下,不必了我記性很好。」說著還拍了拍胸腹。

千煙微微一笑起了身道:「無礙公子收着吧。」說完便拱手道:「我便不打擾公子了,公子先歇息吧。」

他轉身便留下了一個背影,深夜的風吹得大掀起了他披在身後的長髮,現出瘦削單薄的背微微發顫。他應該很冷吧。

然而他在漫漫長風中回頭一笑道:「公子,好夢。」

《劍鞘誅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