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嬌妻難哄:前夫,晚安!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 連載中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

來源:google 作者:梨貝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商訣 秦茶 霸道總裁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這本小說可以說是我在豪門總裁文里劇情最好的了!秦茶商訣是該書的主角,小說內容節選:最後,你一天天的事沒事做嗎?整天追在我身後,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我養的一條狗,但是……...展開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章節試讀:

第3章商決腳步猛地頓住,沉着臉低頭看她,語氣凜冽低沉:「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秦茶和他褐眸對視着,認真而沉靜地重複:「我說,我們離婚。」
她的語氣不是在徵求他的意見,反而像是在通知他。
「你休想。」
商決冷冷撂下一句,把她抱進病房。
秦茶微皺眉,不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
明明說要對沈明月負責,她願意離婚,他應該覺得皆大歡喜才對。
難道說......是對她肚子里的孩子還有期待?
她斂眸,遮掩住了眼裡的決絕。
被抱到病床上,醫生大步走了進來。
在商決鬆開她的那一刻,秦茶猛地抓住了床頭櫃的水果刀,刀尖狠狠抵住了自己的肚子,用力到指尖泛白。
她腿間的淋漓的鮮血更觸目驚心。
商決眸色沉沉盯着她。
「去擬離婚協議書,簽字,不然我就讓這個孩子徹底挽救不了。」
秦茶冷聲道,刀尖又往前抵了幾分。
醫生和護士都嚇到了,急忙道:「有話好好說,別亂來!」
「病人現在還是需要儘快檢查治療!」
商決眼底戾氣翻滾,修長的手指緊握,青筋突起,嗓音低沉而帶着幾分警告:「秦茶,你非要這樣不可?」
男人周身氣溫降低到了極點,氣勢凌厲,教人不敢與之爭鋒。
秦茶握着刀,卻神情帶着笑,不顯得弱勢,「你什麼都不用給我,我不會從商家帶走一分錢,我只要一份離婚協議書。」
頓了頓,她又補充了一句:「還要一份保證書,保證一個月冷靜期一過,馬上和我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絕不反悔,如有反悔,商氏集團換我來做掌事人。」
沒等商決說話,秦茶就對他伸手的李特助吩咐道:「今天是8月2日,麻煩把商總8月31日上午的行程空出來,和我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
李特助意外地看着秦茶,這位以往對商決百依百順的商太太,第一次命令他做事。
30天的冷靜期,她是半天都不想多等。
可也是徹底把自己的路給堵上了啊。
商決目光冷厲凝視着秦茶。
秦茶絲毫不為所動,「商總最好快點決定,否則這孩子怕是等不了。」
她冷血得彷彿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她的。
醫生也急得團團轉,這還是頭一回見到這樣的夫妻,「商先生,還是趕緊決定吧。」
商決視線冷冷掠過他們,口吻森寒沉戾:「如你所願。」
他轉身的瞬間,對李特助撂下一句:「去擬離婚協議。」
秦茶鬆了一口氣,頭刺痛得厲害,她卻依舊沒有鬆開刀。
在沒有簽字成功之前,她不希望有意外。
醫生立即開始檢查。
李特助動作極快,五分鐘後已經擬好了離婚協議和保證書。
商決一如平常在辦公室里簽字一般乾脆利落,筆鋒蒼勁凌厲,用力得險些劃破紙張。
他目光緊鎖秦茶,冷冷道:「你還有反悔的機會。」
秦茶快速看完協議,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在商決烏沉沉的注視下,飛快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式兩份。
商決臉色陰沉冰冷,裹挾着冷意大步往病房外走去。
他等着她後悔來求他的那一天。
李特助嘆息一聲,對秦茶勸道:「太太。」
秦茶打斷他:「從今往後我不是商太太,請叫我秦小姐。」
李特助啞然一瞬。
「秦小姐,您這又是何必呢?
您失去了記憶,沒有家人朋友,就這麼和先生離婚,以後可怎麼過?」
「該怎麼過就怎麼過,難道我離開他還活不了了?」
秦茶語氣隨意。
她愛商決的時候,可以容忍他對自己冷漠,容忍他的家人對自己惡語相向,但唯獨背叛與懷疑,她容忍不了。
李特助見勸不動,也不再多說。
以秦茶對商決的愛,她應該很快就會後悔了,就是不知道商總會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病房中恢復了安靜,秦茶鬆開了刀,躺在床上,閉上眼睛,任由着醫生檢查。
腦袋越來越疼,突然出現的畫面正在一點一點填滿她缺失的二十一年的記憶。
她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這三年的回憶與二十一年的記憶的對比,如同幻境一般讓人覺得不真實。
秦茶甚至不敢相信,被稱為會死在工作之中的極度工作狂魔的自己,自己居然會戀愛腦到這種地步。
還好,她沒有徹底喪失自我。
疼痛緩解後,秦茶睜開眼睛,撥打了一個電話。
商老夫人在病房外,氣得直跺拐杖,「她一定是故意的!
這麼多年肚子都沒有消息,知道自己懷孕了,居然躲也不躲,存心就是讓我打到的!」
商決站在窗邊,深邃俊美的臉龐沒有任何錶情,眉眼冷峻,薄唇抿成一線,顯然心情不佳。
商老夫人看他一眼,又道:「這婚離了也好,她一個身份不明的孤女,根本配不上你!
萬一是什麼窮凶極惡的罪犯,只會給你和商家帶來麻煩。
但她肚子里的畢竟是商家的血脈,生下來之後一定要帶回商家,往後跟她再沒有關係。」
「夠了。」
低沉而氣勢駭人的嗓音打斷了商老夫人的絮叨。
商決偏頭時陰戾幽寒的目光讓商老夫人頭皮發麻。
她暗吸一口氣,用長輩的氣勢道:「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
難不成你還想讓我們商家的血脈流落在外面?
她一個一無所有的女人,能養好孩子嗎?」
商決正要說話,眸光從窗口捕捉到樓下熟悉的纖瘦身影,神色凌厲,當即大步往電梯走去,同時給守在醫院外的保鏢打了電話,「攔住醫院門口的秦茶。」
秦茶?
商老夫人闖進病房,哪裡還有秦茶的身影?
她登時氣急敗壞,立馬追上,「這賤人定是想帶着孩子跑了!」
與此同時,秦茶站在門口,被商決的保鏢給攔住了。
她沒有換衣服,裙擺隨風輕輕飛揚,雪白纖細的小腿血跡還未擦乾,更為這張美艷絕倫的臉龐增添了幾分恣意張狂。
「你們要攔我?」
秦茶神色淡淡。
幾個保鏢愣了一下,總感覺夫人變了。
以往她模樣雖然張揚耀目,卻溫柔似水,現在臉還是這張臉,但似乎帶了幾分上位者的威懾力。
這時,十餘輛加長版林肯忽然氣勢洶洶而來,接連停在醫院門口。
高大威猛、氣場凜然的保鏢們從車上下來,站成一排,畢恭畢敬地對秦茶躬身。
「恭迎小姐回家!」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