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那年我十八
那年我十八 連載中

那年我十八

來源:google 作者:一杯龍井茶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男無

小短文收錄,自創,具體知,乎可以搜到……古古怪怪滾滾滾發個郭德綱覅v剛洗過家長電話給兄弟媳婦vu單人超級兄弟他自己肥腸粉加才發現姑v給i成功展開

《那年我十八》章節試讀:

1. 我叫蘇離,我有一個竹馬哥哥—江厭。我們的母親是好閨蜜。他大我一歲,我們從小就有娃娃親,但我只拿他當我的哥哥,可後來我卻喜歡上了他。

昨天我去他家醒來後發現他在我身邊坐着,這並沒有什麼奇怪,可我的手和腳卻被細鏈鎖着,我並沒有感到過多的害怕我以為這只是江厭給我的一個玩笑罷了,畢竟我認為他絕對是不可能害我的。

「阿離,你醒啦!」他看起來很開心「江厭哥哥,你能把我的手上和腳上的鎖解開?我嫌難受。」

「不能,萬一你跑了怎麼辦?我一看見那些人拿着豬手碰到你、故意接近你,我就忍不住想要殺了他們,可是理智告訴我並不能這樣做,這樣我的離離會害怕我的,但是只要把你放在我身邊,他們就碰不到你了…」

我非常喜歡看病嬌文嬌,但當這種情況出現在我身上,還是我喜歡的人身上的時候,我慌了慌,勉勉強強擠出一個微笑「厭哥哥,我們已經訂婚了,你也沒有必要對叭!」

「可我就是不想別人接近你。」

他的眼裡是數不盡的偏執與瘋狂。

「阿離有什麼要買的東西可以告訴我。」他很有錢,長的帥,185的個子,完全符合小說男主設定,也很符合我內心的對象設定。

說實話,可能是小說看多了,我也不太正常, 因為我並不反感他這樣他,但下意識的還是希望他還我自由。

2.今天他帶我出去玩了,我自然很高興,但我不會不識好歹的逃出去,一但逃跑—呵!根本逃不掉!因為我知道,一旦有逃跑的念頭的話,他就不會再放我出來了,倒不如我乖乖的,最後它說不定會還我自由。

令我沒想到的是他帶我去的是遊樂場,人多眼雜,逃跑非常容易,但我並不打算逃走,和我最喜歡的人在一起,吃好喝好,什麼不缺,當然,除了自由。

我和她一起坐了摩天輪,玩遍了所有娛樂設施,天已經黑了,於是我們回了家。

剛一進門,他反手將我抵在門上,落下了一個吻,慢慢加深。「阿離,我送給你個驚喜!」他給了我一部手機,但是是空號,不過沒關係,連上家中的網就可以上網了,但不能評論,不能向外界傳遞信息,只能單機。

3.今天江厭給了我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東西—自由。

也不知是不是我和他待的太久了,被他的思想傳染我竟覺得被關起來了也無所謂。

超出意料之外,他解開了束縛我的枷鎖,不但可以在房間內活動,還可以在整個別墅區活動。

好奇的天性驅使我觀察這個房子,它是兩層樓,外面有一個院子圍着,有一圈很高的圍牆,在院子的左下角有一棵銀杏樹,樹上有一個鞦韆,旁邊是一座涼亭。

晚上我和江厭睡一個房子,這也出乎了我的意料。

你問我為什麼不逃?笑死,根本逃不出去。圍牆50厘米的範圍之內,有着密密麻麻的紅外線,同步在江厭的手機上,觸碰到紅外線會觸發警報, 別問我為什麼知道,他指着每一處地方給我介紹,我體會到了語言下的威脅。大門有一層防盜門,一層精鐵門,一層鐵柵欄。三層門都有密碼,關鍵密碼還都不一樣,逃不出去是真的,不想逃,想擺爛也是真的。

擺爛多好!每天在家看帥哥,厭哥哥還會給我買東西的,從前我買得起的買了,買不起的也買了。

今天他要去酒局,可晚上十點還沒回來,我是很擔心他,晚上沒有睡着。

他回來了,臉上微微有一道紅暈,走路跟企鵝似的,毫無疑問,他喝醉了。我扶他回了房間,幫他脫掉衣服他,把他丟到浴缸里泡着,他有潔癖,但只限於晚上不洗澡睡不着。

他泡着冷水澡,那我就在樓下給他熬湯,熬好了,他也泡醒了,我幫他換了衣服轉過頭,正欲幫他洗上裕袍,他將我的頭別過來「離離,為什麼不看,嗯?」他喝醉之後,咬字不是很真切,字音很富有磁性,我不禁好奇他到底吃了多少個吸鐵石!!!

我紅了臉「你…你,要系你自己系!」也不知怎麼回事,我的心跳的很快去樓下拿了湯給他端過去「把湯喝了。」

「不喝。」他看起來很困。

「喝了再睡覺。」

「不要,除非你喂我。」我拿勺子弄涼給他,「不要這樣喂!」呵呵,想讓我含嘴裏喂他,沒門!

可我最後還是餵了,別問為什麼,問,就是因為我喜歡他……

5.早上起床時剛睜開眼,便對上了他的眸子,他笑了笑「我的阿離真好看,但嫁給我的離離更好看。」 說啊,呆在這這麼長時間,我都忘了幾天後就要結婚了。

6.正式婚禮很快就來了,他很細節,怕我穿高跟鞋咯腳,就讓我穿了平底鞋,我也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認為我不會逃婚。

婚禮很盛大,是在戶外進行的,然後令我沒想到的是他為我準備了兩次婚禮,第一次婚禮在第二次的襯托下顯得微不足道。第一次的婚禮是普通的英式婚禮但在他的準備下,還是小小的轟動了一下,第二次是傳統的中式婚禮,八抬大轎,明媒正娶,鳳冠霞帔。八抬大轎是真的八抬大轎,八個轎子每一個轎子裏面都裝的是金銀珠寶。但即使這樣,最後他還是給了我他的私有財產轉讓書。

最讓我感興趣的是那一套鳳冠霞帔,據說那一套鳳冠霞帔是最有名的設計師雲的絕筆作品,歷經三個月時間手工製作,價值三億,放到市面上無價,只因那是江厭對蘇離惟一的愛。

新婚夜

「蘇離,我愛你!」

「我也愛你。」江厭只當這是一句玩笑話。

「也許愛你的苗頭在小時候就滋生了。」江厭明顯的錯愕了一會兒,隨後迎來的便是驚喜。

……

也許愛並不是一廂情願,也可能是雙向奔赴。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那年我十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