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
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 連載中

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

來源:google 作者:猴神大叔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由檢 王承恩

他是明代歷史愛好者,醉心程度達到了日以繼夜、廢寢忘食卻不想再睜眼,竟真的穿越到了大明,還獲得了召喚系統此時,大明正在受到外敵入侵,王朝岌岌可危,為了保住大明,他冒死入宮,一番操作之下,他化解危機此後深受皇帝器重,還被盛情款待請旨奔赴寧武,取得寧武大捷;冶鍊鋼鐵,研製的火藥不再作為煙花爆竹資本主義萌芽?他直接反手推動第一次工業革命,改變國運,將大明版圖擴至天下!展開

《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章節試讀:

崇禎十七年,農曆二月十六日。

紫禁城,奉天殿。

這裡是明朝皇帝開早朝的地方。

崇禎帝朱由檢一臉疲倦的坐在龍椅上,看着大殿里的文武百官。

這時,一個頭戴展角漆紗襆頭,身穿盤領寬袖紫袍,腳穿黑色皂鞋,雙手持笏的官員從隊列中走出來。

「臣有奏!」

朱由檢一看,是剛上任不久的兵部尚書馮元飆。

馮元飆,字爾弢,天啟元年,進士及弟,一路升任兵部尚書,此時已經身患重疾。

「准奏!」

「皇上,前方急報,大順軍數天前急攻代州。山西總兵官周遇吉在代州堅守數日後,糧盡援絕,率軍突圍後退守寧武關,請求朝廷派兵增援!」

此言一出,朝上一片嘩然!

百官交頭接耳,個個一臉惶然!

朱由檢也是大吃一驚,「大順軍已經打到了寧武關?」

寧武關位於山西中部,傳說由鳳凰所變,故有 ”鳳凰城 ”之稱。

寧武是由太原北上大同的交通要道,明朝景泰年間建築關城,與偏關、雁門關一起成為防禦韃靼騎兵的山西三關之一,戰略地位極為重要。

「皇上不必驚慌!」

又一個官員站了出來。

朱由檢一看,是東閣大學士,內閣首輔魏藻德。

「皇上,寧武關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就算大順軍有天大的本事也難以逾越!寧武關下,就是李自成的葬身之地!」

大臣們聽了,深以為然,紛紛點頭。

朱由檢稍微安了心,說道:「雖如此,還是儘快發兵增援!」

他話音一落,表情便僵住了。

原來,他的眼前出現了另一番景象!

但見一處山崖邊,長着一棵勁松,在松樹下,有兩個人正對坐下棋!

朱由檢吃了一驚,以為出現幻象,趕緊揉了揉眼睛。

結果,那景象依然存在!

他大呼道:「眾卿可看見那山崖邊的松樹?」

百官一聽,摸不着頭腦。

魏藻德驚訝的說道:「皇上,這是大殿,何來山崖邊的松樹?」

「難道你們都沒有看見?」

「皇上,臣等不知道皇上說的是什麼?」

朱由檢睜大了眼睛,他看清楚了,那松樹下,下棋的是一個老人和一個年輕人。

那老人鬚髮皆白,一襲白袍,道骨仙風,左手持龍頭拐杖,上面系著一個酒葫蘆,讓人一看就覺得是神仙中人。

那年輕人二十來歲,相貌堂堂,皮膚白凈,頭戴儒巾,一襲青衣,倒像個讀書人。

隨後,有聲音從景象中傳出,朱由檢聽得清清楚楚!

那年輕人問道:「師傅,現在山西的戰況如何了?」

那神仙一般的老人說道:「徒兒,好好修你的道,問這些做什麼?」

「師傅,我也是大明百姓,現在朝廷有難,我不能坐視不理!」

「徒兒,為師說了多次,你要修仙,就要與紅塵俗世一刀兩斷!這天下誰做皇帝,跟你有何關係?」

「師傅,話雖如此,但徒兒實在不忍心看着大明滅亡!」

「這是命數!大明氣運已定,無力回天!好好在終南山修你的道吧!」

聽到這裡,朱由檢嚇出一身冷汗!

那馮元飆看到皇上臉色有異,急切的問道:「皇上,你這是怎麼了?」

朱由檢擺擺手,示意他們不要說話。

大臣們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皇上得了什麼魔怔。

朱由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畫面。

那年輕人說道:「師傅,那李自成真能當了皇帝?」

那老人站了起來,撫須沉吟,緩緩說道:「可笑啊,李自成都打到寧武關下,那幫大臣還以為憑藉雄關天險,可以守得住,忽悠得皇上都信了!

大明軍心已散,待寧武失守,那大同、宣武、居庸關的守兵皆會投降,大明覆滅只是下月之事!」

朱由檢聽了,更是手腳冰涼!

剛才自己可是相信了那幫大臣的話,這老頭卻知道了。

那他必是神仙啊!

他是又激動又恐懼!

激動的是,這世上真的有神仙!

恐懼的是,神仙都說了,大明要亡,就在下個月!

那年輕人也站了起來,一臉肅穆,雙手抱拳,「師傅,徒兒懇請你出山幫助大明!」

那老人卻是搖搖頭,「徒兒,天有天道,師傅身為神仙中人,是不能干預凡間之事,否則,天下大亂!」

那年輕人一臉堅毅的說道:「師傅,既然如此,徒兒懇請下山!」

「呵呵,徒兒,這大明江山岌岌可危,就憑你那點微末本事?你準備怎麼做呢?」

「我——」

年輕人慾言又止。

半晌,他說道:「只要我能見到皇上,也許我有辦法!只可惜,我一介平民,怎麼可能見到皇上?」

「呵呵,你有什麼辦法?我告訴你,就算你有辦法,那皇上也未必聽!皇上倒是一個好皇上,可惜啊,他疑心太重。他連身邊的大臣都信不過,他能信你的話?可笑!」

朱由檢聽到這裡,耳根發燙!

果然是神仙中人,深知自己的稟性,自己執政十餘年,這手下大臣走馬觀花一般的換,許多人還被自己砍了腦袋。

「徒兒,俗話說,伴君如伴虎!你去了沒用的,只是枉送性命!這大明積重難返,就隨它去吧!你若好好跟我修道,憑你悟性,不出百年,必能成正果。何必再糾結這紅塵中事?」

「不,師傅!」

年輕人一臉堅毅,「徒兒決心已定,身為大明人,死做大明鬼。皇上聽不聽是一回事,我自己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此事不了,我難以修仙!」

「孽障,孽障!看來,這是你的心魔,心魔不除,難登極樂啊!也罷,為師就讓你走一遭。」

年輕人一臉喜色,「謝師傅!」

那朱由檢聽了,也是大喜!

雖然不是神仙出馬,但是他的弟子肯定也能耐不小啊!

此人寧願不修仙,也要拯救大明,那對大明的忠心,那是日月可鑒啊!

重用,必定重用!

「徒兒,為師提醒你,你這一去,師傅可不會幫你,全看你自己!」

「明白!只是師傅,這時間緊迫,這終南山離京城萬水千山,徒兒要如何儘快到達京城,面見皇上?」

「師傅就送你一匹千里馬,可日行千里,你今天動身,明天黃昏之前就可以達到京城!」

說完,那老人長袖一揮,一匹體格健碩,渾身雪白的馬就出現在二人旁邊。

「嘶!」

那馬兒揚起四蹄,雄壯莫名!

「多謝師傅!」年輕人雙拳一抱,喜上眉梢。

「徒兒,去了京城,我給你支個招,你去紫禁城東面的朝陽門,然後,給守門的人說,你是濠州鍾離人,老朱家的親戚,有重要事情面見皇上!

不過,大概率人家是不會相信的,屆時,你就死了這條心,回山上來吧!」

「好的,師傅。」

「去吧,自己保重!」

「師傅,徒兒就此別過!」年輕人雙拳一抱。

「等等!」

老者叫道,「唉,造孽,這世間險惡,為師還是陪你走一遭吧!」

「師傅,太好了!」年輕人喜上眉梢。

然後,畫面在朱由檢眼前消失了。

此時,大臣們都盯着皇上,不敢說話。

結果,那朱由檢卻是大笑三聲!

「好!」

「好!」

「好!」

大臣們不知所措。

那朱由檢又說道:「天不亡大明,大明有救也,大明有救也!」

看着皇上如癲似狂的表情,大臣們面面相覷。

朱由檢大手一揮,「朕身體乏了,退朝!」

他已經沒有心情面對這幫無能的大臣。

大臣們齊齊呼道——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此時,終南山上,松樹下,那年輕人說道:「成了?」

「成了!」老人點點頭。

「那趕緊把其餘的新手禮包給我!」

「是,宿主!」

《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