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師兄們別虐了,小師妹都跳槽改命了!
師兄們別虐了,小師妹都跳槽改命了! 連載中

師兄們別虐了,小師妹都跳槽改命了!

來源:google 作者:亓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曜 溫菀

上一世,宗門師兄弟為了討好大師姐,竟挖她的金丹,廢她的修為,最後讓她自生自滅身死道消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活得有多荒唐,這得多心瞎,才會死守在這樣的宗門之中再睜眼,她回到了宗門,一切都如同夢境,然而這一次她選擇打包行李趕緊跑,跳槽到丹宗里做了丹宗弟子煉丹,修仙,打怪,一路開掛逆襲,帶着全宗門賺得缽滿盆滿師兄們:「小師妹能來丹宗,是我們的福氣!」師姐們:「放心小師妹,有我們在沒人敢欺負你!」原宗門師兄們:「小師妹回來吧,我們很想你!」展開

《師兄們別虐了,小師妹都跳槽改命了!》章節試讀:

此時此刻,青雲峰之上。

剛剛突破金丹期的大師兄緩緩睜開眼,他呼出一口濁氣,剛欲起身,卻意識到了些許不對勁。

今日怎麼沒有聽到住在半山腰的那個小師妹嘰嘰喳喳的聲音?

難不成是生病了?

盛明珏剛踏出門,就瞧見扎着高馬尾的白衣少年立在門前,悠悠吹了個口哨:

「師兄,你突破了啊!」

少年穿着弟子服,五官昳麗,眉間一點硃砂分外艷麗,他額頭上溢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像是剛剛練完劍。

盛明珏輕輕地嗯了一聲,隨即道:「今日怎麼沒看見小師妹?」

「小四不是在這嗎?」司徒任之指了指不遠處正在練習的女孩,笑着說道。

盛明珏不悅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明知道我說的是誰?」

「溫師妹今天可是生病了?你去瞧了沒有?」

司徒任之收起臉上的笑容,輕嗤一聲:「要那小丫頭有何用,她不來正好。」

「那麼容易生病,她就不應該來咱們青雲峰。」

司徒任之話音剛落,頭上就挨了一記響栗。

他抱着腦袋,有些委屈地將經過的高冷少年拉了過來,嚷嚷道:「晏深,你快說,咱們是不是要小四一個師妹就夠了?」

「再說了,我前些天一直看見那小丫頭找四師妹搭話,一看就不安好心。」

盛明珏剛想抬手,再給司徒任之一個巴掌,就聽見向來沉默寡言的晏深緩緩開口:

「若琳很好。」

意思就是,溫菀來不來都一樣。

來了他們也不會待見她。

盛明珏氣結,他看着兩個穿着弟子服的俊秀少年,召出本命靈劍,御劍而去。

看着大師兄離去的身影,司徒任之小聲嘀咕道:「你說大師兄怎麼就是對那小丫頭青睞有加啊?以前也沒見過他對小若琳這麼上心啊?」

晏深眼眸垂下,那陰影似乎要將他眼角的淚痣都覆蓋住。

倏然之間,晏深腦海中忽然蹦出之前在父親書房看見的弟子背景。

那個叫溫菀的小師妹在上山之前……

家中似乎被滅了門。

那凡間赫赫有名的醫藥世家就這麼沒了。

晏深唇動了動,仍舊是沒有說出口。

只見司徒任之罷了罷手,朗聲道:「算了,你這悶葫蘆也說不出什麼話,我去瞧瞧咱們小師妹練得怎麼樣了。」

晏深點了點頭。

他將視線投向青雲峰的台階前。

不知怎的,今日沒看見那抹小身影,竟然覺得有些悵然若失。

晏深壓下心底的異樣,拿起之前父親為自己鑄造的雙靈劍去尋空地練習。

**

抵達問丹宗之後,蘇長老第一時間就將小姑娘拉去測靈根。

縱然之前寧雅言說這丫頭雙靈根,但是他總覺得還是放不下心。

讓溫菀測靈根的同時,蘇長老還順便查了查這孩子之前記錄的家庭信息。

他想看看,這個沒有任何教導就自己引氣入體的小姑娘到底是個什麼背景。

蘇長老打開自己的靈珏,溫菀的消息瞬間彈了出來。

【溫菀,骨齡七歲,現鍊氣中期,火木雙靈根,系丹陵溫氏第十代傳人溫昊天之女。】

溫氏……

那不是去年冬天被魔修滅門的那個醫藥大家嗎?

蘇長老看着那個扎着雙髻的可愛小姑娘,一時竟有些說不出話來。

竟然是個苦命的孩子。

「長老,我測好啦。」溫菀抬眸,眼底滿是清澈與明朗。

幸好靈珏里的所有消息只能自己看到,蘇長老笑了笑,隨手收起靈珏,看向那個乖巧可愛的小丫頭。

「來,我瞧瞧。」蘇長老一手撫摸着鬍子,慢慢朝着那測試雙靈根的水晶球走去。

不看不要緊,一看,蘇長老竟然被這水晶球里的靈光給震懾住。

那原本呈透明狀的水晶球,竟然被充沛的木火靈力給盈滿!

這小丫頭體內得有多少靈力?

蘇長老震驚之餘,側頭看向一旁的雙髻女童。

「長老,您怎麼了?」溫菀故作天真地仰起小臉,眼底還恰到好處地閃過一絲疑惑。

蘇長老輕輕咳嗽了一聲,整理好自己的表情,他才緩聲道:「丫頭,伸出你的右手,我幫你看看靈脈。」

溫菀輕輕地 ”哦 ”了一聲,隨即順從地伸出手,毫無防備,任由蘇長老去探她的靈脈。

這一探,蘇長老又愣住了。

誰能告訴他,這七歲的小丫頭靈脈會到如此地步?

蘇長老感受那兩股交織的似乎還在茁壯成長的火木靈脈,目光複雜地看了她一眼。

「小丫頭,你確定想成為一名丹修?」

蘇長老再次不確定地問道。

要知道,問丹宗近些年來並不出彩,不說在整個雲空大陸排名較低,就連在東部三派中,也只能當個萬年老三,連天盾門那群莽撞的體修和盾修都比不過。

他們丹宗何德何能可以擁有這等天才。

溫菀睜大雙眼,聲音瞬間降了幾度:「長老是嫌我入門太晚了嗎…….」

「您放心,我記憶力很好的,只要給我藥方,我就能熟練背誦!」

蘇長老光是看着她,一言不發。

完了完了,這白鬍子老頭莫不是想退貨?

縱然重活一世,溫菀上輩子也就是個十六歲的姑娘。

她心底划過一絲緊張,有些不自信地開口:「其實我還懂得畫符篆,雖然現在我還小,但是以後總會變強的……」

蘇長老默默地看着她,心底的震驚已經不是一星半點了。

見蘇長老還不說話,溫菀自暴自棄爆出自己的家底:

「長老,我跟您說吧,我其實有一點煉丹基礎,還懂得一點陣法,鍛造劍器也會一點。」

蘇長老壓下心底的驚濤駭浪,冷不丁問道:「都是誰教你的?」

溫菀可憐兮兮地望着他,隨口撒了個謊:「我爹。」

蘇長老聞言,長嘆了一口氣。

「你是個好孩子。」

完了完了,這種洋溢着好人卡意味的話都說出來了。

披着七歲皮的溫菀忽然有些慌亂。

「長老,你要殺要剮都可以,您可千萬不要把我趕回青雲峰了!菀菀就想留在問丹宗!」

溫菀說完,便「撲通」一聲跪了下去,給蘇長老行了個拜師禮。

蘇長老見狀,趕緊將這個尊師守禮的好孩子扶了起來。

「你這是幹嘛,我又沒說不要你。」

「小丫頭,你剛跪得疼不疼啊?咱們問丹宗不像昭華劍派那般禮節繁多,你凡事盡簡就行。」

蘇長老的語氣格外和藹,似乎還摻雜着些許心疼。

「走走走,我帶你去見咱們丹宗的其他幾位長老,對了,還有那日後負責帶你的師姐。」

溫菀就這麼茫然地被拉到問丹宗的宗門大堂。

一番介紹後,眾長老看向溫菀的眼神都多了幾分和藹。

最後,溫菀被拉到一個青衫少女面前。

「清落,這小師妹看來和你投緣得很啊,日後就拜託你這個大師姐多多照顧她啦。」

只見眼前的少女怔愣了片刻,隨即答道:「清落明白。」

她低頭,恍然和那衣衫顏色同自己一樣的小姑娘對視了起來。

這小師妹的眼睛,可真好看。

白清落如是想。

她還沒回過神,就見穿着青衫小姑娘笑得眉眼彎彎:「師姐好!」

白清落瞳孔微微放大,小師妹好可愛!

《師兄們別虐了,小師妹都跳槽改命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