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天降萌寶,總裁爹地寵上天!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寵上天! 連載中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陸輕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歐邵爵 陸輕歌 霸道總裁

親人的背叛讓她成了那神秘男人的解藥一夜春宵,她逃之夭夭五年後她攜子歸來,發誓要將曾經被奪走的全部拿回來!你水性楊花,生了個野種回來也想繼承陸氏企業,簡直是個笑話!所有人都在嘲笑她而那個矜貴冷傲的男人卻將她護在身後,我的女人,誰敢碰!傳揚歐家掌權人殺伐決斷,冷酷無情,唯有她,他寵之入骨!展開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寵上天!》章節試讀:

歐喜寶縮了縮腦袋,玉雪般的小臉很是惹人憐愛。
看到這般可愛的喜寶,陸輕歌有些不忍心了,「君澤,你怎麼說話的。」
她蹲下來,關切道,「你是不是又和家人走散了?」
而毆喜寶看了眼身後,沒見到小叔的身影,點了點頭,「小叔走太慢了……」
「別怕,」陸輕歌握住了喜寶的手,阿姨帶你走出去。
毆喜寶其實一點也不怕。
可是看着面前這般溫柔的輕歌阿姨,她不知怎麼就是忍不住的想靠近她。
見喜寶總是貼着自己走,陸輕歌彎腰,「喜寶害怕嗎?阿姨抱着你就不怕了。」
毆喜寶立即張手,「謝謝阿姨。」
陸君澤輕聲皺了皺鼻子,「膽小鬼。」
毆喜寶卻是朝着陸君澤作了一個鬼臉,現在她才是被阿姨抱着呢!
看着毆喜寶的模樣,陸君澤撇嘴,卻是上前拉住了媽媽的袖子。
陸輕歌摸了摸陸君澤的腦袋,「君澤,我們先帶喜寶出去,媽媽下次再帶你來玩。」
陸君澤看了一眼喜寶,點頭。
喜寶趴在陸輕歌懷裡,聞着她身上獨有的味道,心裏卻是前所未有的心安,「輕歌阿姨,你真好。」
看着喜寶這般乖巧的模樣,陸輕歌心裏一陣柔軟,她輕聲道,「等會我們就出去了,喜寶要是害怕就閉上眼睛,有阿姨抱着你呢。」
毆喜寶輕輕嗯了嗯,很是乖巧。
這若是給歐毅看到只怕要跌破眼球了。
等到陸輕歌抱着喜寶走出來時,並沒有看到外面有等候的身影。
她剛想詢問喜寶,就聽到兒子說話,「媽咪,喜寶她的臉紅紅的!」
陸輕歌一看,果然如兒子所說,她伸手摸了摸喜寶的腦袋,只感覺到一陣滾燙,「不好了,喜寶好像發燒了!」
她看了一圈,並沒有發現周圍有尋找喜寶的人,見到喜寶燒的通紅的臉,陸輕歌決定先將孩子送去醫院。
陸君澤也贊同媽媽的做法。
十分鐘後,陸輕歌抱着毆喜寶來到了醫院。
醫生檢查後,對於陸輕歌直皺眉,「孩子燒這麼厲害,你怎麼才來。」
陸輕歌聽着醫生的呵斥卻沒反駁,她現在很擔心喜寶的身體,「醫生,孩子沒事吧?」
「先打點滴,你去藥房拿葯。」
「謝謝醫生。」
隨後,陸輕歌先抱着喜寶去了病房。
陸君澤自告奮勇地去幫着排隊交錢拿葯。
而在遊樂園的歐毅都快急瘋了,找了一圈就是沒找到喜寶,隨後他在門衛室得到了消息。
就在這時,他接到了歐邵爵的電話,歐毅忐忑道,「哥,喜寶她不見了……剛剛從守衛室那得到留言,說喜寶生病了,一位小姐送喜寶去了附近的兒科醫院……」
……
醫院裏。
陸輕歌正抱着喜寶輸液,看着她燒的臉色通紅,心裏很是急切。
卻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打開了。
男人穿着量身定做的西裝,英挺逼仄,他的脊背寬闊,腰間窄瘦而雙腿修長,身姿挺拔的一絲不苟。
俊美如神祗般的臉上深濃而英挺的眉不悅的緊蹙着,「是你?又帶走了我的女兒!」
陸輕歌看着走來的男人,神色不虞,「你是怎麼當父親的!喜寶身體不舒服,你都不知道嗎?」
歐邵爵冰冷的眼眸掃視着陸輕歌,「喜寶怎麼了?」
「你還知道關心她?她剛剛發燒到三十九度!你到底怎麼看顧孩子的!」
陸輕歌將剛剛在醫生那裡的挨得罵一字不少的都罵還給了歐邵爵。
歐邵爵抿着唇,一言不發。
隨後,他走過去,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支票,「這個當做酬勞,希望以後你遠離我的女兒。」
聽到了歐邵爵的話,陸輕歌氣的不行,「誰要你的錢,喜寶是你的女兒,你女兒的生命安全是可以用錢來買斷的!」
歐邵爵已然從陸輕歌懷裡將女兒抱了回來,他冷冷的看着陸輕歌,眉眼裡竟是審視,「我的女兒自然是無價的,所以,某些人要懂得審時度勢!若是妄想通過喜寶來接近我,我歐邵爵決不輕饒!」
陸輕歌瞪大眼睛,「你這是說我故意依靠喜寶靠近你?」
歐邵爵看着陸輕歌幽深的眼眸晦暗如濃墨,眼裡的意思溢於言表。
陸輕歌氣極了,「歐先生,您還真是狂妄自大!我絕不會因為喜寶而靠近你!」為什麼喜寶這麼可愛,她的父親這般的傲慢無理!
歐邵爵卻是抱緊了女兒,「下次你若是再這般靠近我的女兒,我絕對會讓你在這裡沒有立足之地!」
陸輕歌直接拎起了包,「放心,我絕對不會……主動靠近喜寶。」
她看了一眼因為高燒昏睡的喜寶,「好好看着你的女兒!」
說完,便離開了。
而另一邊,正準備上樓的歐毅看到了交完錢出來的陸君澤臉色頓了頓,他上前走了過去,而陸君澤卻是直接朝着下樓的陸輕歌跑去。
「媽咪,你怎麼出來了?」
陸輕歌牽起了兒子的手,「我們回去吧。」
「可是……喜……」
「別擔心,她爸爸過來了。」陸輕歌可不想自己兒子也得受那自大狂的氣。
歐毅看着兩母子走了過去,撓了撓頭,「這個小男孩和我家喜寶長得還真相似啊……」
就在這時,卻看到了抱着喜寶走出來的大哥。
歐毅急忙走上前去,「哥,喜寶怎麼了?」
歐邵爵抿着唇,「喜寶發燒不退,我帶她回去,你趕緊打電話讓徐澤過來。」
徐澤,是喜寶的家庭醫生。
聽說喜寶發燒了,歐毅還是緊張。
要知道喜寶體質很是特殊,若是發燒,得需要打特定的退燒藥以及抗生素……
就這樣喜寶被抱回了歐家。
而陸輕歌也帶着陸君澤回家了的,正當她哄完陸君澤睡覺,準備休息的時候,沒想到門鈴卻響了。
陸輕歌上前去開門,沒想到遇到了一張有些熟悉的面孔,「你……有什麼事?」
來人一身筆挺的西裝,正是歐邵爵的助理叢容。
叢容一臉歉意,「不好意思,打攪了您了陸小姐。」
陸輕歌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找我有事?」
叢容點頭,「事實上我是應我家爵爺來請求陸小姐的。」
陸輕歌挑眉,「哦?他請求我什麼?」剛剛不是還讓她遠離他!
「是這樣的,小小姐發燒,她一直哭鬧着喊陸小姐您,我們爵爺想請求陸小姐過去……」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寵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