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又被逐出師門了!
我又被逐出師門了! 連載中

我又被逐出師門了!

來源:google 作者:用戶26084650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關渡 奇幻玄幻 用戶26084650

關渡,關關難渡關關渡在正道宗門時,他道德淪喪,陰險狡詐在魔道宗門時,他道德標兵,正人君子只要加入的宗門夠多,『出師』的速度夠快!我無敵了!(本書元素過多,反套路打臉,高冷師尊念念不忘,多女主,幕後半無敵流)展開

《我又被逐出師門了!》章節試讀:

關渡揉了揉被抓疼的肩膀,念詩果然有用,太陰宗的這位傳功長老。

按照關渡上一世的記憶來形容,完全就是個女文青,平日里也就好看一些詩歌雜賦。

知道這一點的關渡也是對症下藥,將俠客行全篇告訴了她。

「這詩你哪聽來的!」

既然都獲得了獎勵,關渡就不想和她磨嘰,直接道:「我之前遊歷時從一個名叫李白的詩人那裡聽來的。」

周沁的一對眉毛格外的好看,聽聞此言眉頭微蹙。

李白?從來沒聽說過啊,能寫出如此豪氣干雲的詩句,絕不可能是泛泛之輩。

好奇心被勾起的周沁,沉聲問道:「這位李白還有沒有其他詩歌,明天謄寫一份都給我帶來!」

關渡嘴上答應,離開傳習堂後就立馬忘得一乾二淨。

任務完成,壽元又增加十天,道行增加二十天。

沒有出現新的任務,這段時間連續完成任務沖淡了一些關渡心中的陰霾。

他決定下山採買一些食物,今天晚上加餐一頓。

一來一回就需要一整天的時間,回到思懺涯時圓月已高懸。

雖然在成為廢人後,關渡就將自己所有的法器和丹藥還給了師門,但儲物袋子還是留着的。

取出木炭和火架,將已經提前腌制好的牛羊肉用木簽串好,放在點燃的火炭上炙烤了起來。

時不時的刷上一層芝麻油不斷翻面,很快肉中脂肪冒油的聲音『滋滋』作響。

取出孜然和辣椒粉撒上,關渡愉快的吃了起來。

星月高懸,山風徐徐。

『咔嚓~』突然一聲木枝斷裂的聲音。

咽下嘴裏的肉,關渡笑着說:「出來吧。」

從樹後走出來的竟然不是唐狸,而是太陰宗的刑法長老,殷素荷!

關渡雖然沒想到,卻不意外。

「師叔。」關渡站起身恭敬的喊了一聲。

「你倒是好雅興。」

殷素荷走到跟前看着炭火上炙烤的肉串。

關渡笑了一下將肉串翻面後撒上佐料拿起一根遞了過去。

殷素荷也沒有客氣,接過直接吃了起來。

等她吃完,關渡才開口道:「師叔近來身體可好?」

殷素荷因為百餘年前留下的暗傷,終生無望洞玄境,而且隨着年歲的增長,境界還跌落至了靈丹境。

她或許是太陰宗有史以來第一個境界最低的長老。

殷素荷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自己拿起了關渡剛撒上作料的肉串吃了起來。

山風拂面,身後長發撩人,殷素荷取出一根紅繩將影響他吃串的長髮束好。

臉上些許的皺紋,跟其他人相比有些暮氣沉沉。

關渡烤着串,她心安理得的一串一串的吃着。

吃了快有十幾串,半飽的殷素荷拒絕了關渡繼續遞過來的肉串。

「馬上就是宗門大比了。」

聽到她突然說起這個,關渡目光一沉。

此宗門大比並不是太陰宗內的比斗,而是整個玄乾仙朝境內成千上萬的宗門的排名比斗。

每三十年一次,屆時各個宗門都會派出各自宗門內骨齡不超過三十歲最年輕的弟子爭奪排名和資源。

原本這次的三十年,師尊是想要讓他去為太陰宗爭下那天地氣運,山頭一座!

但現在,不行了!

自己辜負了師尊。

殷素荷取出一塊素白帕巾擦了擦嘴。

「後悔么?」

關渡凝視着她,「師叔,我不明白您什麼意思?」

「當初你要是丟下其他人不管,應該是能逃走的吧?」

關渡目光閃爍沉默不語,確實那場圍殺並不是天衣無縫,自己還臨戰突破從玄照境進入了洞玄境。

當時的自己真要全力突圍,她們是留不住自己的。

這些年,關渡也會時不時的想起,也會自己問自己,當年自己要是扔下那些同門是不是會更好一些?

關渡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但在現在,面對殷素荷,關渡也想要尋求答案。

「師叔,您當年後悔么?」

殷素荷一愣,沒想到他會反問自己。

百年前,殷素荷以一己之力抗下所有的攻伐,當時她若逃跑,或者不抵抗的如此決絕,她也不會落得如此境地。

眼看着境界一天天跌落,真要說起來兩人的經歷竟然還有些許的相似。

「我不知道。」

兩人心中都有一樣的答案,不知道。

關渡又取出了一些素食烤了起來,靜謐了一會兒。

「我比你師尊年紀大,她入門的時候還是個整天跟在我屁股後一口一口喊着師姐的小丫頭片子。」

關渡看着殷素荷似乎陷入了回憶中。

「當年的事情很複雜,也很兇險,跟你們這代無關,更不應該牽扯到你。」

「你受傷後,最痛苦的應該是你師尊,當年一念之仁,沒有殺她。」

關渡將烤熟的茱萸遞給殷素荷,「師叔,這有什麼關係。」

殷素荷接過笑了一下:「是啊,這有什麼關係,我想明白了你剛才的問題。」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後悔,但我知道,我當時如果退了,我師妹一定會死!」

關渡愣神,他之前一直糾結自己會不會後悔,這不對!

是啊!他如果走了,那些同門都會死!

愣神許久,心中不大不小的心結豁然開朗。

關渡站起身躬身行禮:「謝師叔,傳道解惑。」

殷素荷自上而下的打量着關渡,眉宇間不再想從前一樣意氣風發,尤其是從左眉中間到鼻樑上一道劍痕破壞了原本俊朗的外表,這些都是當時留下的傷勢。

太陰宗關渡,當得起大師兄這一稱呼。

但......

往後太陰宗決不能再有關渡,殷素荷比任何人都清楚。

關渡待在太陰宗最大的問題與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無關。

與自己的師妹司雲眉有關!

愧疚幾乎成為心魔,而關渡自然也成了她的心魔。

關渡廢掉後,司雲眉從未來此看過他一眼。

因為多看一眼,司雲眉恐怕就要跌境了!

「大比之後,你就下山吧。」

關渡默然,他並不知道自己對師尊的影響。

「你一直不也是在想辦法找一個被逐出山門的理由嘛?」

「等大比之後,我給你一個理由。」

關渡再次躬身,「謝,師叔。」

殷素荷御劍而去,關渡躬身不起,淚流滿面。

他終究是要走的!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我又被逐出師門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