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相思與君
相思與君 連載中

相思與君

來源:google 作者:沈喬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喬念 沈子媛 現代言情

【changdu】沈喬念冷笑着開口:「三年前你說沈家給了我生命,我理應為沈家犧牲,嫁去陸家現在又拿命來換東西,怎麼,你生我的時候給了我兩條命?」「你……!」汪芸一噎,沒想到沈喬念敢狡辯而陸久辭聽到犧牲二字,心...展開

《相思與君》章節試讀:


「嗯?怎麼了?」

聽到陸久辭回答她,沈喬念小小的鬆了一口氣。

她和沈子媛同時喊他,他還能聽到她的聲音,說明他心裏是有她的吧?

這給了她莫大安慰,連帶着撫去了剛才的疼。

可電話那頭又傳來沈子媛的驚呼,接着她就聽到了陸久辭的嗔怪。

「子媛你乖乖呆在床上,好,我先抱你。不怕,那些都是噩夢。」

沈喬念聽着他關心別的女人,第一次覺得他聲音刺耳。

下一秒電話就掛了,怕是連應付她都沒時間吧。

沈喬念的心墜入谷底,碎得四分五裂。

她能想像出陸久辭抱着心上人,耐心哄她的樣子。

不對,她想的肯定不對。

他那麼愛沈子媛,那份獨寵和溫柔豈是她一個替身能想像到的?

沈喬念起床下樓往肚子里灌了一杯涼水。

可怎麼是心口涼颼颼得疼呢?

這時,一個陌生號碼打過來,沈喬念隨手接了。

「喂?」

電話那頭遲遲沒聲音,她剛要掛就聽到一聲輕笑。

沈喬念皺着眉問:「你是誰?說話!」

但電話隔了十幾秒就掛了。

沈喬念也沒多想,看了一眼時間。

九點十分,今晚他不會回來了。

沈喬念摁住隱隱作痛的心口,撐着身體去廚房煮麵。

她懷孕了,就算再難過也不能餓着寶寶!

沈喬念硬往嘴裏塞了半碗面,什麼味道也吃不出。

這時,門口傳來輸密碼的聲音。

沈喬念放下筷子,屏住呼吸盯緊那扇門。

看到進來的是陸久辭的助理陸宇,沈喬念失落得收回視線。

也是,他忙着照顧白月光呢,怎麼會顧得上臨幸她這個替身?

「夫人,陸總在醫院等您。」

「怎麼去醫院了?」沈喬念的心瞬間揪起來。

他不是跟沈子媛在一起嗎?

沈喬念穿上外套跟陸宇出門。

路上,她兩手捏在一起,祈禱着陸久辭千萬別出事。

到了醫院,沈喬念跟着陸宇來到十三樓,推開病房門急切開口:「久辭,你哪裡不舒服……」

「久辭哥,你幫我看看合同哪裡有問題?」

沈子媛穿着病號服坐在陸久辭身邊,整個人貼在他身上。

沈喬念進門就看到這一幕。

她瞬間呆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陸久辭看到沈喬念,輕蹙眉頭,「怎麼穿着睡衣就來了?」

沈子媛跟着抬頭,瞧見衣着凌亂的沈喬念,她微微一笑:「姐姐,好久不見。」

看着沈子媛和她八分相似的臉,沈喬念下意識捏緊門把手。

他的白月光真的回來了!

沈子媛轉頭嗔怪陸久辭:「你這挑剔的毛病怎麼比我走的時候還重?姐姐穿睡衣,我還不是穿着病號服幫我爸看合同?算了,久辭哥跟姐姐回家吧,我不會做噩夢了,熬個夜肯定能把問題找出來。」

「你這身體不能熬夜。」陸久辭把合同拿過來,又對沈喬念說,「你進來坐,待會我有話跟你說。」

沈子媛趴在陸久辭肩上,指着合同跟他說:「就這裡,擔保人是不是有問題?」

陸久辭蹙着眉往邊上挪了一下。

沈子媛跟過去挽住他的胳膊,說著自己的見解。

沈喬念親眼看着沈子媛依偎在陸久辭身上,聽他們說著她聽不懂的內容。

陸久辭出車禍後只能才在家辦公。

那時他燒傷的手得抹藥膏,不能亂動,所以她就做他的手,幫他打字傳文件,只是那些內容她一竅不通。

可現在沈子媛能聽懂他的話,她看到陸久辭眼中的讚賞,心跟錐扎似得疼。

她和沈子媛是雙胞胎,從小免不了被大人作比較。

記憶中,沈子媛永遠被誇聰明懂事,到了她就是木訥又愚笨。

五歲時她被人販子拐賣,三年前沈家才找到她。

彼時沈子媛已是美貌和智慧並存的江城名媛,而她只是鄉下來的野丫頭。

父母嘴上不說,但看她的眼神唯余失望。

她替嫁給陸久辭後,陸家一直沒對外公布她的身份。

少數知道內情的人都同情陸久辭娶了鄉野村姑,惋惜他沒能和沈子媛終成眷屬。

現在沈子媛回來了,雖然臉色蒼白,但掩蓋不住身上的幹練果決,輕而易舉就奪走了陸久辭的讚賞,又將她貶為不起眼的存在。

「久辭哥,還是你厲害,我都沒看出這麼多問題。」沈子媛像個小迷妹,順手撩起擋住右臉的頭髮。

沈喬念突然看到沈子媛右臉有塊拳頭大小的傷疤,皺巴巴的像是燒傷,看着有些猙獰。

「你的臉……」

陸久辭瞧沈喬念在盯着沈子媛的臉,他愧疚低喃:「子媛的臉是為了救我才變成這樣。」

沈喬念倏地擰起眉,又聽他說。

「三年前的車禍,子媛捨命救我。她臉燒傷了,沒臉見我所以才出國,我也剛知道不久。」

沈子媛沖陸久辭搖頭,笑中帶淚,「久辭哥,我只要你好好活着。沒有你,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陸久辭蹙眉打斷她,「別說胡話。」

沈喬念的心汩汩冒血。

所以他叫她來是想告訴她,沈子媛當年不是拋棄他,反而對他有救命之恩,他得以身相許?

呵,多麼催人淚下啊!

她是不是得鼓個掌表示一下?

可沈喬念心裏還是泛起密密麻麻的疼。

她沒想像中那麼豁達,能眼看着自己愛的男人和她妹妹伉儷情深!

但她剛過轉身,陸久辭就走過來拉住她。

沈喬念突然很想哭。

她不想看他們卿卿我我也不行嗎?

陸久辭把沈喬念的身體轉過來,面色沉沉,「子媛沒做錯什麼,她對我有恩,更何況她是你妹妹,你不能也不該對她發脾氣。」

沈喬念愣了愣,來不及心疼,擰眉反問:「發脾氣?」

陸久辭聲音又冷了幾分,「剛才子媛打電話給你道歉,你對她說了什麼?」

沈喬念越聽越糊塗了,沈子媛什麼時候給她打電話了?

沈子媛拉住陸久辭,白着臉打圓場:「久辭哥,都說了這事已經過去了。姐姐可能就是心情不好,說了我幾句。我真沒放在心上,你別說姐姐了好嗎?」

沈喬念聽不下去了,冷着臉沉吟:「我沒接過她的電話!」

陸久辭拿起沈子媛的手機,點開通話記錄給沈喬念看。

沈喬念看到九點十分的通話記錄,瞬間明白了。

就說那聲輕笑怎麼那麼耳熟,原來是沈子媛。

她電話里什麼都沒說,可到了沈子媛口中她就成了心情不好就罵人的潑婦?

沈喬念冷聲質問:「你說我在電話里罵了你?」

「我都說了不計較了,姐姐還要怎樣?」沈子媛垂下頭,一副委曲求全的樣子。

「喬念,給子媛道歉。」陸久辭聲音冰冷。

「我說過,我沒罵她。」

可她的反駁在他眼中無異於狡辯,更讓她難過的是他眼裡滿是失望,還夾着一絲厭惡。

沈喬念笑了。

跟沈子媛對上的那一刻起,她只會輸得一塌糊塗。

沈子媛挽着陸久辭,得意得沖她挑眉。

這挑釁的目光刺痛了沈喬念。

她跟陸久辭離婚是他們的事。

可沈子媛往她身上潑髒水,那就不能忍!

沈喬念冷靜得拿出手機,輕笑了聲:「沈小姐可能不知道,手機有個功能叫通話錄音。」

她翻開錄音,點開最新一段。

沈子媛臉上的得意瞬間龜裂,只剩慘白!


《相思與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