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宇智波鼬是我弟弟
宇智波鼬是我弟弟 連載中

宇智波鼬是我弟弟

來源:google 作者:造夢的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宇智波銳澤 穿越重生 造夢的人

宇智波銳澤穿越到火影,成為了宇智波鼬的親哥哥對於這個從小粘着自己的弟弟,他可是十分的疼愛,為了能夠保護好自己的家,從未懈怠他一定要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守護好宇智波一族!(作者致力於彌補宇智波一族的遺憾,文筆稚嫩,情感和作戰會儘力去寫)展開

《宇智波鼬是我弟弟》章節試讀:

最近一陣子銳澤都是用影分身去上學,因為銳澤和止水的容貌出眾,收穫了一群迷妹。不過兩個人也沒把心思放在女孩身上,止水有時候會向銳澤問一些忍術的問題

銳澤的講解真的很通俗易懂,一瞬間就能夠明白。所以說,有一個善於教人的「老師」很重要,能夠少走彎路

而本體,則是在木葉的一處練習場里。銳澤正在鞏固自己的投擲術,緊接着開始了刀術的練習

宇智波一族的劍術從戰國時期就有流傳下來,可是隨着宇智波的族人好高騖遠,只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血繼限界上

現在基本上沒多少人練了,有一個劍術比較厲害的恐怕也就是長大之後的止水

原來的止水,擁有瞬身止水的稱號,可見他的實力強大。而且那強大的幻術能力,比不少宇智波的人都強上不少。也是年紀輕輕就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的天才之一

無論是天妒英才,還是那個止水太過於天真,總之死得太早了,令他不得不惋惜

劍術的修鍊,他明白不能急於求成。這個得長期堅持才能看到效果,所以他打算今天的修鍊就是揮劍和俯卧撐

以加強手臂力量為主

只是……估計今天是不能抱鼬了,手會抖的。鼬會不舒服的

徐徐微風吹過,訓練場上的身影一直沒有停下來。已經有不少汗水滴落在地上,可動作卻從未停止

abc ,abc 零一……

等到自己到達上限之後,才停了下來。他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開始圍着場地慢跑,先把身體活動開。

他突然抽出手裏劍往一棵樹的方向攻擊,還有三枚手裏劍繞到了後方。銳澤看到一道身影竄了出來

是波風水門

他有些吃驚,他不認為自己有發現上忍的感知力。對方是故意露出氣息的,應該是看了有一會兒了

「水門前輩?你怎麼在這」

波風水門笑了笑「別說我了,你怎麼在這?今天學校可不放假」

他一噎,別過了頭,鼓着臉一副傲嬌樣「學校里根本學不到什麼東西,還不如我自己修鍊。而且,學校里有我的影分身,我不算逃課」

學校里確實沒有規定說影分身不能來上學,畢竟影分身的經歷會回歸本體。但是恐怕沒幾個人會認為一群孩子會B級忍術

「你小子」

波風水門輕彈了下銳澤的額頭,他過來其實也是受到了猿飛日斬的指示,看看這位宇智波的天才少族長是什麼樣的人

之前和豬鹿蝶戰鬥的場面早就被監視宇智波一族的暗部彙報給了三代火影

不得不說,猿飛日斬這人玩陰謀陽謀賊厲害,帶兵打仗就不行了。只會龜縮在大本營,讓自家兵去打,木葉白牙的死簡直讓人對他失望至極,居然因為忌憚白牙會成為火影,這種沒氣量的火影也不過是個擺設

但是如果波風水門擔任火影那就不一樣了,他這人雖然待人溫和,那也不過是限於自己村子裏的人。你看看他對敵方忍者,能殺就絕不留

他起碼不會把屠刀指向自己村子裏的人,起碼是那些對村子沒有危害的人。猿飛日斬和團藏就不一樣了,那是只要不是他們的人,就要寸草不留

說來也是搞笑,別人村子裏有了個天才,那是供着,木葉有了個天才,那是巴不得扼殺在搖籃里

是個人都能猜到千手一族為什麼沒落了

「要不要我指導你修鍊?」波風水門認為自己還有有些東西可以教的

銳澤聽到這話立馬就問「水門前輩,你掌握了查克拉的性質變化么?」他現在對卡卡西的千鳥尤其感興趣,配合自己的瞬身術可以打出不錯的效果

「額……」關於性質變化,波風水門只是知道,但是還沒有着手去研究。好小子,開頭就是自己的盲區

看到波風水門沒說話,就知道是沒辦法跟自己講解了。他聳了聳肩也沒在意,繼續搞體能訓練了

「水門前輩,要是玖幸奈姐姐知道你不去陪她跑過來找我,我想她會把我打一頓的」

銳澤半開玩笑的說,打倒是不至於,估計會被訓一頓。

波風水門打了個哈哈,按照玖幸奈的性子,他可說不準。他其實對銳澤挺有好感的,這個年紀就想上戰場保護村子,自己當時可沒那個想法

如果銳澤知道了波風水門的想法,那就是被誤解了。他上戰場只不過是為了更快的適應這裡的生活,讓他的實力通過實戰得到鞏固

「銳澤,你對飛雷神了解多少?」

「二代火影千手扉間所創造的時空間忍術,學習難度大,通過特殊的術式可以瞬移到術式的地方,不用結印。適用於偷襲,迂迴,撤離。對於那些不了解這個忍術的人,應該可以做到一擊斃命」

波風水門點了點頭倒是沒想到銳澤居然還知道些「你想學么?」

銳澤抬起了頭,他不認為會有天上掉餡餅這件事。波風水門會無緣無故的教他飛雷神

「有什麼條件么?」

「有,飛雷神之術你如果學會了。不可以用來對付村子裏人」

他搖了搖頭「我只能保證,我不會用飛雷神去對付村子中那些對我好,沒有傷害我的人」

波風水門眉頭一皺,他聽出了銳澤的弦外之音。意思是村子裏有人想要傷害他么……

「這個也可以」

關於飛雷神,他理解的非常快。銳澤本身就有着不錯的感知能力,雖然還比較稚嫩,但也能在波風水門露出氣息的一瞬間發現

他現在已經能夠刻畫出屬於自己的術式了,是三個勾玉。很宇智波,主要是懶得想別的了

銳澤看着自己的術式,但是他現在還差一點才能感知到這個在空間里的標記

「銳澤,你記住。感知術式這一步尤其重要,這需要一定的天賦。而且如果你成功感應到了之後,也不要隨便穿梭。因為你在不熟練的情況下,很容易出現轉移失誤,可能會導致自己的身體有一部分沒有轉移」波風水門尤其嚴肅的囑咐

他點了點頭,這種事情的重要性他還是知道的。他可不想還沒當上忍者,就缺胳膊少腿的

銳澤也知道貪多嚼不爛,所以也就沒有繼續請教,他還是想把飛雷神的基礎打牢固。尤其是空間感知,但他還是不能落下劍術的修鍊。

以後估計得用影分身學習飛雷神了

「水門前輩,和我對練一下?」銳澤看着波風水門,能和上忍交手,他想看看自己距離上忍還有多遠

「好啊,我可不欺負小孩子。就只用體術」波風水門笑着拿出了自己的苦無,雖然看着輕鬆但是他不會小看這位天才,畢竟他還不想在一個小孩子身上碰一鼻子灰

銳澤拿出了自己的小太刀,甩了甩手臂。凝神看向波風水門,查克拉向雙眼彙集

寫輪眼

波風水門雖然已經從猿飛日斬那裡得知這個消息,但親眼所見畢竟還是有所震驚。四歲的寫輪眼,宇智波一族恐怕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瞬身術

銳澤甩出幾枚帶着鋼絲的手裏劍,波風水門的動態視力強大,自然是看到了這些小把戲

他也沒給銳澤機會,擋落手裏劍的同時,也斬斷了鋼絲

銳澤因為身高的原因,根本夠不到波風水門的脖子,只能把目標放在了心臟上

火遁·豪火球之術

趁着被火球擋住視野的一瞬間,銳澤使用瞬身術,一刀朝着波風水門的心臟刺去

卻被牢牢抓住手臂甩了出去

他看着波風水門,心裏一沉。上忍的反應速度快得簡直讓他無從下手,除非想要比他更快

「怎麼?這就氣餒了」他看着被甩遠的銳澤,站着不動了。調侃一下

「怎麼可能啊,水門老師」

銳澤笑了笑,一瞬間與之對視。用幻術試試咯

魔幻·枷杭術

看着愣神的波風水門,他不敢大意

火遁·鳳仙花爪紅!

這次的數量是在自己的上限,同時也將相同數量的手裏劍投入其中,加強威力

看着波風水門沒有躲避的意思,他瞬間明白了什麼,連忙後撤

在他原來的位置,有一雙手伸了出來,可惜還是銳澤快了一步,躲開了危險

被攻擊到的波風水門是影分身

是一開始被豪火球擋住視野的時候么…雖然他當時使用了瞬身術,但是再怎麼快也不可能比黃色閃光快

看到躲開了自己偷襲的銳澤,波風水門笑了笑。很敏銳嘛,就跟他的名字一樣

「水門老師,你這說好了只用體術的呢?」

波風水門笑着聳了聳肩,他不否認這話是他說的。但是他就是想看看銳澤的實力,也沒使用什麼殺傷力大的忍術

「我也沒用幾個忍術不是么,沒想到寫輪眼幻術你這麼快就學會了。那個幻術用來對付中忍足夠了」

銳澤聽着他的話,點了點頭。猩紅的寫輪眼變成了黑色瞳孔,寫輪眼的查克拉消耗,讓他有點吃不消。果然還是查克拉不夠用,剛剛的鳳仙花爪紅他用了不少查克拉

現在查克拉基本上見底了

「你不用擔心查克拉的問題,之後你長大就會提升的」波風水門一眼就看出來他的煩惱,上忍可不只是一個等級

它代表的往往是一個村子的高層戰力,而且也是天賦和經驗的結合體。雖然說戰爭期間可能有點不一樣,但是既然是從戰場上下來的,水分也不多

「我知道了水門老師」他看着這位黃色閃光,笑了笑。既然你傳授我忍術,我就竭盡全力幫你抵抗命運

「對了,水門老師,你覺得除了你還會有人使用時空間忍術么?」

他先預警一下

波風水門托着下巴想了想「起碼,明面上的沒有。」

「雖然可能性很小,但是我覺得老師應該在關鍵時候還是把時空間忍術考慮進去,畢竟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銳澤耍了一個花刀,看似無意的提醒。波風水門點頭答應下來,自己弟子的關心他得收下

看着天色越來越晚,波風水門對銳澤的了解又多了一點

堅韌,細心,努力,不放棄

明明天賦是常人的數倍,卻也沒有落下修鍊。有着自己的目標,看着揮刀的銳澤,他饒有興趣的問「銳澤,你有夢想么?」

他揮刀的手一頓,目光堅定的看向波風水門。波風水門看着夕陽撒在這個孩子的身上,銳澤的眼神讓他似乎看到了,這個泥濘時代的一束光

「我的夢想很簡單,也很難。我要守護我的家人,守護我的朋友,守護我所愛的人,為此……在所不惜!」

波風水門愣了下神,將手放在他的頭上「是個很不錯的夢想呢」

他也是,他要守護好玖幸奈,守護好村子,這也是他自己前進的動力

「老師,我想有一天。我也能保護你」他笑着看着波風水門,那一天不會太遠了。所以他需要力量

「你還早呢,你老師可是大名鼎鼎的金色閃光啊」波風水門彈了一個腦瓜崩

銳澤撇了撇嘴,哼了一聲將頭別過去。可始終沒有拍開波風水門放在自己頭上的手

真是一點都不直率啊

回家的路上,他再次碰到了那個小女孩。似乎是故意在這裡等他

「宇智波翼,你有事么?」話里行間的疏遠之意溢於言表

「那個…那個,你是在忍者學校上學么…」翼明顯有些不好意思,他想接觸眼前的這個

「是,所以呢?」

「沒…沒什麼,麻煩你了。再,再見」說完就落荒而逃了

莫名其妙的

回到家後,他先洗了個澡。今天訓練,他的衣服都汗**,而且上面有不少灰。看着在搖籃里的鼬,一天的勞累一掃而

鼬看到哥哥回來了,伸出雙手要抱抱。可是這次哥哥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抱自己,他咿呀了一聲表達了不解

「抱歉啊,鼬。哥哥今天不太方便抱你」

別說抱鼬了,他感覺等會兒吃飯。拿筷子都要抖了……

「嗚嗚,咿呀咿呀!」

鼬非不幹,嚷着就是讓他抱。看着鼬在眼裡蓄集的眼淚,他嘆了口氣

這小傢伙故意的

「哥哥今天抱不穩啊」他將鼬抱起來,果不其然他的手臂在發抖

被抱在懷裡的鼬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震動,以前銳澤抱他連走動的時候都很穩。

「咿呀?」

看着不解的鼬,銳澤笑了笑「哥哥沒事,過幾天就好了」說著他把鼬放回了搖籃

富岳也回來了

「銳澤,吃飯了!」沒事在外面喊着

「好!」

美琴今天看着銳澤沒把鼬抱出來,有點疑惑「鼬呢?」

「在搖籃上,母親去抱吧。鼬今天應該不會哭了」

美琴有些疑惑,只要是銳澤在的時候,鼬是不會讓別人抱的。但她還是把鼬抱了出來,雖然沒哭,但是眼睛一直看着銳澤

「咿呀!呀!咿咿呀呀!」

她看着鼬對銳澤說著什麼,也聽不明白。大兒子聲音傳入了她的耳中

「鼬,哥哥沒事。過幾天再抱你」

富岳看着銳澤的手心,有些傷痕。修鍊弄的么……

「吃飯吧」

可銳澤看着眼前的碗筷卻有些手足無措,他不想讓父母擔心。剛想說出自己在外面吃過的話,美琴的訓斥就到了

「你要是不吃,明天你就別想出去修鍊了!」

沒說出口的話一下子就被堵了回去,只能拿起碗筷。雙手都在微微發抖,尤其是右手

「母親……算了吧」

這樣子他夾菜都難,正當他想放下的時候。一雙筷子夾着他愛吃的菜,放到了他的碗里。美琴抱着鼬,夾菜的是富岳

他看着碗里的菜愣了愣神

「發什麼呆呢,吃飯」

銳澤笑了笑,沒有說話。把飯和菜扒進口中,美琴也看着自己的丈夫。所以傲嬌是會傳給孩子的么?

「修鍊也要適可而止,別傷了身體」

在銳澤回房的時候富岳還看似無意的囑託了一句,銳澤答了聲好

這樣的生活也不知道能持續多久呢……

《宇智波鼬是我弟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