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
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 連載中

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

來源:google 作者:源軒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源 源軒逸

帶着伴生靈器九九元陽寶葫蘆的林源意外重生到妖魔鬼怪遍地的殭屍電影大世界,被年輕時候的九叔撿回茅山,既然讓我來到這個世界,那必然要與妖魔不共戴天!本來以為僅經歷一些電影劇情,縱橫自如,可這個世界哪有那麼簡單!展開

《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章節試讀:

翌日,多年修鍊養成的生物鐘讓天才將將白,就起床修鍊的陳承盤膝吞吐朝陽紫氣。

雖然九九元陽寶葫蘆的修鍊資源已經足夠供養他,但茅山上養成的習慣,一時半會無法改變。

他身懷的寶葫蘆若是被其他修者知道了,感覺絕對要被各種老怪物先殺後奪,這也是他至今都不敢跟任何人透露靈器功用的原因,師父跟三師兄也僅僅知道純陽水以及自主散溢純陽氣改善資質的功效。

為此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給師父以及三師兄提供一些純陽水,三師兄能提前下山,不得不說除了自己資質較高,也有一部分他持續提供的純陽水的原因,還記得三師兄下山拉着他的手,含情脈脈的說「丹陽師弟,你一定要來找師兄啊,師兄可是在駐點等你的啊,千萬要來找我!」,現在想想都好笑。

隨着一縷朝陽紫氣被吸入口鼻,緩緩吞吐之後,林源打坐便算結束了。

現在不是在茅山,本來天地靈氣都算稀薄了,凡俗界就更少了,若不是茅山駐點都修建有聚靈陣,估計都沒幾個茅山弟子願意駐紮在凡俗世界。

無法,凡俗的靈氣太稀薄,修鍊太難!

雖然除真傳弟子可自由建立自己的修鍊堂,但那也是真傳弟子的聚靈陣材料都會有宗門提供,其他外門及正式弟子可沒有這個待遇。

宗門培養了你,你必定也要給宗門服務的,各地駐點打工算好的了,至少一般沒有什麼危險,普通的妖魔鬼怪也能處理了,萬一玩不過,也可以求助宗門。

那些專職降妖除魔的正式弟子危險程度可就高多了,除了要處理外門弟子求助,還要各地巡視,深山老林有時候也能見到他們的身影,當然危險的同時也伴隨機遇,都知道茅山弟子在下面是掛了職的,累計功德也是一種修行,功德高了,可是可以直接去下面當差的,後續九叔還做了地府大班,可自主印錢賄賂鬼差就是如此。

……

洗漱之後,簡單用過小廝買來的早膳,正風師弟快步邁入後院。

「師兄,昨夜可曾休息好?」正風微笑說道。

「嗯,很好,師弟這裡可是比我茅山上住的舒服多了!」林源緩緩回復道,茅山雖山水環境好,但住宿可相當一般了,床上墊的還是茅草你敢信?說是為了降低弟子怠惰之心,簡直離譜。

「哈哈,師弟這裡別的啥都沒有,也就這點享受之物能拿得出手了,那師兄要不咱們現在出發?馬車已經在門外等候了。」

「好,咱們走!」說著一路相伴走出米鋪,上了門口的馬車。

……

一路走走停停,好在譚泉村就在螺山鎮東北一座山上,坐馬車大概1個多時辰就到了。

就是一座普通的村子,但是一路經過村子的農田,發現村子的農田莊稼長勢非常好,水稻比他都要高好多,要知道他身高可是1米8多啊,簡直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不是瞧不起這個年代的農民,據他所知,哪怕他前世,水稻一般也才1米到1米2,最高也就1.5米撐死了,現在這怕不是都有2米多了吧,變異了?

「他們這裡的水稻收成都這麼好的嘛?」林源疑惑的問道。

「誰說不是呢,我大抵也是去過幾個地方的,也沒見過水稻長這麼高收成這麼好的,村民說他們祖祖輩輩收成都這樣,是因為他們每年大祭祀的時候求他們的血神保佑莊稼收成好得來的,具體的我也不是特別清楚,畢竟來的人就對詭異感興趣,這些莊稼的事情要不是我多嘴問了一句,估計那兩派的人都不會理會的。」

兩人一路走進村子,正風直接帶着林源前往了村長家裡。

「村長,村長,你在家嗎?」正風站在一修建的略顯精緻的小院子門口高聲喊道。

「在呢,在呢,誰呀!!」一中年聲音高喊到。

林源還以為是位中年人,結果從裡屋出來一老態龍鐘的老人,一步一顫的拄着拐杖走出來。

「嘶,這反差有點大啊,聽聲音明明是中氣十足的中年,結果這個面像跟聲音實在無法聯繫起來。」

「哦,是茅山正風道長啊,你好你好,你可有幾天沒來了,這位是?」村長說道。

「哎,說了多少遍了,叫我正風道士就行了,道長我可擔不起,還沒到那個境界,這是我師門茅山真傳弟子丹陽道長,這才是正宗的道長,此次下山專門過來調查你們村發生的這件事,畢竟涉及軍閥親戚,不搞清楚,一不高興,你們村都要遭殃!」正風說道。

「是是是,麻煩這位丹陽道長了,你可一定要調查清楚,咱們村這麼多年一直風調雨順的,雖然有奇怪的蒼老病,但也沒害過人啊,這次真的是無妄之災,哼,要不是我那不懂事的閨女,說不定也不會發生這麼多事。」

「哦,此事到底是什麼情況,村長你給我詳細說說」林源嚴肅的問道。

「哎,此事也是我家門不幸!」村長嘆了一口氣。

「我有一閨女,生的是如花似玉,滿村的大小夥子都盼着能娶她過門,可也是我慣壞了,她看不上村裡的男人,說一定要嫁到鎮上去過好日子。」

「可咱們村的情況,蒼老病,白日一臉老相,誰能看得上她,總不能讓別人晚上見她,白天躲着吧,好說歹說她都不聽。」

「這次張默,哦,也就是張大帥的表弟,來咱們村調查,因為學的醫,咱們村好多年沒有醫生過來了,大家都很熱情的配合他,他調查了好幾天啥都沒有查出來,只說我們都很正常。」

「結果我家閨女看人家小夥子城裡來的,又是大帥表弟,就起了心思,晚上去找了張默醫生,一來二去兩個人就走一起了,沒幾天張默醫生不知道怎麼回事也變成我們這幅模樣了,問我閨女我閨女也說不知道」村長一臉無奈的嘆氣。

「哎,家門不幸啊!真的是家門不幸啊!好好的閨女還沒結婚,就跟人有了夫妻之實,簡直是混賬東西!!」

「那,張默醫生現在在何地?」林源問道。

「啊,在我家客房,張默醫生因為才得了蒼老病,一時不習慣白日蒼老的模樣,在房間休養,我帶你們去吧」村長說著,帶着他們倆人走向了客房。

「看,床上躺着的就是張默醫生了」村長指了指客房床上躺着的老人說道。

林源一眼望過去,見所謂的張默醫生躺床上閉着眼睛沉睡,一旁一老婆婆照顧着他。

「嗯,村長,你還讓你夫人照顧張默?你女兒人呢?」林源問道。話一出口,就見旁邊正風一臉好笑的表情。

「啊,這個,旁邊照顧張默醫生的就是我的女兒!」村長回道。

「額,抱歉,這個……」林源一臉尷尬,也明白正風的表情是為何了,隨機瞪了正風一眼。

正風滿臉委屈,我招誰惹誰了。

「沒事,不怪道長,我們村子的人白天都是這幅鬼樣子,上百年了,大家都習慣了,你們外地人來這裡都以為我們這個村子只剩下老人,所以也沒有幾個外地人在咱們村長待過,不知道情況實屬正常」村長一臉平靜的回復道,顯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人認錯了。

「嗯,大致情況我了解了,那村長我想到村子裏到處逛逛,就先走了!」林源不打算去看張默的情況,如果有異常,正風早就發現了,而且張默的情況全村人都一樣,沒什麼好查看的。

「嗯,好的,丹陽道長,你隨便看,我還有一間客房,如果兩位道長不嫌棄,可以將就一下。」

「嗯,正風,給村長10兩銀子,村長,那接下來幾天麻煩你準備些飯食,這算是我們倆的伙食費了。」

村長看到銀子眼睛閃了閃,「這也太多了,要不了這麼多要不了這麼多!」

話雖這麼說,可拿錢的手一點都不慢,要知道現在的物價,銀子可是很值錢的,大部分人用的是銅錢,一兩銀子夠這種農村一家三口一個月的開銷了,村長雖然掌握一村話語權,可銀子這個東西也沒多少的。

……

話雖這麼說,可拿錢的手一點都不慢,要知道現在的物價,銀子可是很值錢的,大部分人用的是銅錢,一兩銀子夠這種農村一家三口一個月的開銷了,村長雖然掌握一村話語權,可銀子這個東西也沒多少的。

……

隨意在村子裏逛了逛,確實全村都沒有發現一個年輕村民,包括小孩子都滿臉皺紋蒼老的不成樣子,林源想了想,會不會是有什麼天然大陣?以前看過電視劇或者小說,有些地方也有天然形成的陣法,會有某種奇特的影響,趁天色尚早,找個高點的地方看看整個村子的格局。

說著,林源跟正風商量了一下。

正風說道:「在村子東面有一深山,山不高,山頂剛好可以俯瞰整個村子的格局。」

隨即正風帶着林源迅速的爬上了山頂,兩人都是有修為在身的,這點山林純粹小意思。

不用一會,兩人就來到山頂,仔細觀察了下整個村子,就是普通的村落,大部分村民住的還是茅草房,僅有一部分村民用木頭搭建的屋子,整個村子也就村長家是磚瓦房格局,只能說不愧是村長,村子建築也隨意的很,這裡一座那裡一座,並沒有什麼規劃。

村子共計100多戶,300多位村民,整個風水格局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就很普通,哪怕是他這種不是特別精通風水命數的,也能看出來就是一普通的村子,既沒有啥特別厲害的風水,也不是啥邪門之地。

「開啟通靈眼」林源打開通靈眼,但見眼睛裏面看到的一片血紅衝天而起,「嘶,難怪那兩派人說這裡不可能有陰邪鬼物,就這血氣,什麼鬼物敢靠近!」

「風水也沒有問題還伴有衝天血氣,這就奇怪了!」林源想了想,「正風,村子一般去世的人都埋在哪裡?」

「都在村子後山那一塊,都是葬在那裡!」

「帶我去看看!」說著又去往了村子墳地。

……

於此同時,村南側新建的兩座茅草房分別住進了擔山跟神打兩門的人。

「師兄,咱們還要查到什麼時候,都一周了,兄弟們都有點扛不住了,這裡簡直不是人過的,整村子老人味,村子的水都是血紅血紅的,兄弟們都不敢喝,深怕變成張默那個鬼樣子,天天跑鎮子運水運吃的過來,實在有點不耐煩了,關鍵還什麼狗屁都沒查出來!」說著一腳踹翻旁邊的椅子。

「嗯,師兄知道,諸位師弟也辛苦了,這次事情對我們神打門是個難得的機會,茅山的人沒有解決,我們解決了,可以極大的打響我們神打門的名聲,到時候名聲有了,各位師弟們出門在外賺錢的機會不就來了嗎?咱們稍安勿躁,對了,小三子,隔壁擔山的最近什麼情況?」

「師兄,你讓我盯着他們我這幾天哪都沒去,一直跟着呢,隔壁擔山可能這兩天就要走了,我遠遠聽到擔山的齊放說,他們查來查去沒查到啥東西,準備回山了!」

「呵呵,一幫子沒腦子的肌肉蠢貨,不用管他們,等他們走了才好,就剩下我們了,到時候實在不行強行將張默帶走試試,說不定離開這鬼地方就沒事了呢?」

「對了師兄,我今天看到那個茅山的正風帶着個年輕人進村了」一年輕弟子站起來說道。

「嗯?知道那個年輕人什麼來頭嗎?」師兄一臉凝重。

「隔得太遠,沒敢靠近聽,那個茅山的正風有點手段,我害怕被發現了!」

「嗯,明天我去試探一下,摸摸他們的底細」師兄說道,「行了,今天大家早點休息。」

《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章節目錄: